面對國家右傾,芬蘭人表示:「太超過了」

今日台灣對於芬蘭的印象,多半以重視人民平等的社會主義福利國家為主,然而 這篇聲明 表示,那已經是二十年前的美好歷史。四月廿五日,芬蘭人也走上了街頭,在國會前面聚集,表達來自底層憤怒的聲音。

自 1987 年起陸續制訂的雙元所得稅制(又稱北歐稅制),促進企業主的資本所得累積,與 1995 年 Paavo Lipponen 擔任閣揆後,即便組成了包含左右翼黨派的共治內閣,在經濟政策上依然受到右翼主導,以降低失業率為由,加入 EMU 採用歐元等朝向開放與外貿的相關政策,導致芬蘭貧富差距急遽擴大與稅收短徵,令富人掌握了國家方向,並藉由刪改財政、無薪實習、派遣員工等剝削性制度, 昔日如同烏托邦典範的芬蘭已經陷入「死亡的掙扎」。

  • 芬蘭群眾為爭取權力,透過臉書組織遊行

面對西方新自由主義的衝擊,部分芬蘭民眾透過臉書組織社群,並在四月與五月各規劃了一場示威遊行,示威發起者的公關媒體代表 Silja Arhinmäki 在 一場訪談 中強調:「這個活動並非由任何組織或團體主導,而是人民內心自發的行為,我們歡迎任何的想法,與來自各方的聲音,所有人都有權力發表意見並被聽見。」

活動於當日下午五點開始,由象徵平民的歷史建築平民院(House of The Estates)出發,經由赫爾辛基兩條幹道抵達國會門口,示威過程相當和平,直到部分抗議者試圖突破管制區進入國會大門,與警方的阻擋產生推擠,並使用 棍棒攻擊後,而受到鎮暴人員以胡椒噴霧驅散(影片如下)。

  • 警民衝突並非首次

這並非芬蘭近年來的首次因社會運動演變的暴力衝突,2006 年一群由無政府主義者組成的隊伍試圖擾亂於赫爾辛基舉行的亞歐高峰會(ASEM),也曾與警方發生過大規模的嚴重衝突。示威者占據 KIASMA 美術館前方廣場後,稍晚便遭到警方以暴力鎮壓,共有 136 人被視為現行犯遭到收押,20 人隨後被警方逮捕。

共有 83 人依分別依公眾暴力、丟擲武器、不服從管制等罪名遭到起訴,然而議會監察使(Parliamentary Ombudsman)則收到超過六十則對於警察暴力的申訴,並由副監察員 Jukka Lindstedt 展開調查。最後,赫爾辛基區法院裁定多數民眾被起訴罪名不成立,僅易科少許罰金,而被以執法過當與非法延長收押時間起訴的兩位警員, 亦被法院飭回。

(作者目前居住於芬蘭)

(圖片來源:Jonne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