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法》修正再難也要做!政大教授方嘉麟:一人公司也要三位董事,這合理嗎?

蔡英文去年上任至今推動的許多新政,執行過程中都碰到不少反對聲浪。例如如今炒得沸沸揚揚的年金改革、去年的一例一休、同志婚姻等,但這些恐怕都不是民進黨政府面對的最嚴峻挑戰。

行政院長林全今年接受媒體專訪 提到 ,台灣要和國際接軌、吸引人才發展新創產業,《公司法》修正將是不得不面對的難題,不跨過這一關,台灣始終無法成為一個真正的現代化國家。

台灣這套管制民眾開公司賺錢的法規,陳腐的匪夷所思

只是這一仗並不好打。林全坦承,公司法議題將是一個比一例一休更艱困的戰場。公司法自民國 18 年設立以來,雖然條文刪刪減減不少次,但如今要進行的修正將動到 200 多條條文,為史上修正幅度最大的一次。正因為如此,各界對此的批評聲浪鋪天蓋地而來。

公司法修法,究竟是要修什麼?對一般民眾來說,公司法遠比年金、同婚等議題難想像,但有開公司經驗的人就能明白,現行老舊的制度並不利年輕創業家開疆闢土,下場就是這些新創團隊一個個離開台灣。 不是這些年輕創業家不愛台灣,而是這套管制一般人如何開公司賺錢的法律,實在陳腐的匪夷所思。

去年二月,來自官、產、學各界的專家因而組成公司法全盤修正修法委員會,花了八個月的時間,寫出一本多達八百頁的修法建議,放在 網路 上供各界參考。委員會執行長、政大法學教授方嘉麟提到, 過去公司法誕生背景是工業時代,服務對象是大公司、重資本,但如今全球產業趨勢是逐漸往知識經濟、輕資本靠攏,公司法也應該朝這個方向前進。

公司法在今年之前的大幅翻新,得回朔捯民國 90 年。方嘉麟指出,當時為了吸引外國人投資,雖然放鬆了開公司的人數限制,但卻不合理的保留了「三董一監」的法條。換句話說,就算整家公司只有一個人,你還是要找「人頭」當董事跟監察。另外由於公司法規定要開股東會,僅有二人的公司得硬著頭皮,擠出虛構的會議紀錄。

兩人公司還需要三位董事?「三董一監」讓小公司只能違法作假

「兄弟兩人開的公司還要開股東會?每天吃飯就在開股東會啦!」方嘉麟說,更不合理的是還規定股東必須在 15 天前發會議通知,請問對三、五人的小公司來說,這些規定難道不是擾民嗎?

方嘉麟教授是此次修法小組執行長。圖片來源:政大法學院電子報

所有的法律要修正,不外乎有兩個原因,一個是「除弊」,另一個則是「興利」。而此次公司法的修正則同時顧及到兩點。

老舊公司法的問題,在於這些工業時代誕生的法條都是為大公司量身訂做,但台灣絕大多數的公司都是中小型企業。依據 2012 年的 統計資料 ,我國大型股份有限公司只有 17000 餘家,但中小型股份有限公司則有十萬家以上。換句話說,動輒十幾人董事的公司只是少數,大多還是小型企業。

從「三董一監」的規定就能看出,台灣公司法明顯不合時宜。對小公司經營者來說,要配合法規老實開會不合成本也沒必要,又有增加糾紛的可能性。因此大多數小公司的股東會從會議通知到紀錄,都是偽造的,而且主管機關從來也不管。

這不是台灣人不守法,而是現行法律不合理。而一套法律如果訂到讓人守法會吃虧,那我們就該思考,這條法律是否本身就是弊端。

方嘉麟強調,修法是讓公司法回到現實狀況,不要再讓小公司穿不合理的「大衣服」。而這也是這次修法委員會主張全盤修正的原因,如果只修正其中一兩條,難免會再碰上一人公司還要三位董事的荒唐事。

我們在溝通過程中碰到的阻礙之一,就是一提放鬆管制就有人擔心會詐騙叢生,說這是因為台灣人『天生不愛守法』。說出這種話的人我想問他:你知恥嗎?

方嘉麟無奈說,她不能理解這種「怪罪老祖宗」的思想從何而來。沒有人天生不守法,也沒有人天生就守法。關鍵是必須嚴格執法,久而久之讓人民建立習慣後,就算你把法條拿掉,他照樣會守法。

公司法修法走的公私合作模式,可為台灣社會立下標竿

而提到修法層面,方嘉麟和修法小組成員也期盼此次公司法修法走的模式,能為台灣社會立一個標竿。台灣一年到頭都有大大小小的法案送進立法院, 但這次公司法修法卻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不是由主管機關完全主導,而是由民間發起,結合產官學專家提出修法建議。

「坦白說,太陽花事件發生時對我有很大的衝擊。我想主管機關當初認為自己對於修法(服貿)規劃很完善,但出了法院才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方嘉麟提到,在台灣修法由行政機關主導是常態,但和國際相比,這種常態其實是很怪異的事。

2014 年太陽花事件。(圖片來源:普魯 普魯 CC licensed)

針對這次公司法修法大幅更新,小組成員也特別考察新加坡、香港、日本、美國,看看別人是怎麼修法。結果發現,國外修法大多都是公私部門合作。他們訪談了一個新加坡修法委員會,為什麼修法需要私部門參與?對方告訴他們,公部門沒有實際經營過公司,你叫他來寫實際法律很困難、也是難為他們。

例如民國 90 年大幅修正公司法時,就是由公部門主導,雖然經濟部知道要鬆綁法條,但具體來說怎麼鬆、實務上許多公司其實不開股東會這件事情,主管機關通通不知道,所以才造成許多不合現實的法條留存下來。這次修法小組強調組成上一定要涵蓋官、產、學專家,就是為了提出顧及全方面的建議。

台灣人很大的問題──只看條文,不求理念和原則

「我們在溝通上常碰到對方認為法條沒出來,討論也是浪費時間。這是台灣遇到很大的問題──只看條文,而不追求理念和原則。」方嘉麟說,修法成效不彰也不能全怪政府機關。他們往往為了追求行政便利性,修法都是直接寫成草案法條,在開放公聽會討論。

而這種做法的問題就是限縮了修法的可能性。畢竟一但寫成法條,調整的空間就有限,一般大眾也不好理解條文中艱澀難懂的字彙。而且詭異的是,主管機關實際上也沒有寫法條的能力,大多時候都是外包給學者或是產業幫忙寫。民國 89 年和 91 年業界例如萬國和理律法律事務所雖分別提出建議,但最後都石沉大海。

當然,服貿的案例多少讓政府醒悟到溝通的重要,這幾年除了大大小小的法案除了召開公聽會上,也都會將進度放到網路上。但這真的就代表溝通做足了嗎?代表各界都妥善交流過意見了嗎?方嘉麟點出,台灣的修法程序雖比過去進步,但和國外標準相比仍差很多。

她指出,國外修法會很精準地說明修法方向,修法委員會在寫出修法建議前會詢問各界意見,主管機關蒐集這些建議後,也會妥善和民眾說明,採用 A 方案是基於什麼原因,為何不採用其他 B、C、D 方案。而非直接在公聽會上把法條搬到桌上逐條討論。

換句話說,相較台灣政府機關主辦公聽會都是拿成形的草案說明,國外從「建議」走到「草案」的過程長的多,也嚴謹的多 。方嘉麟提到,這種修法程序讓民間能更理解政府決策背後的原因和動機,就算不採納修法小組的建議,也會提出一個大家能接受的說明。

方嘉麟強調,公司法修正刻不容緩,但他們更重視修法過程。小組成員撰寫的八百多頁都是建議,不是草案法條。就是希望先透過這些建議妥善的和各界宣導和溝通,就算最後主管機關沒有完全採納他們的建議,至少這次公私部門前所未有的合作模式,能成為未來修法的榜樣。

改變「管制」的思維,政府要做的是「服務」

「政府真正該改變的思維,是從過去的『管制』提升到『服務』。」提到公司法修法興利部分,方嘉麟話鋒一轉,指出外界擔心修法後登記公司全面 E 化、放鬆管制不再經由書面審查會導致詐騙叢生的說法,是無的放矢。她認為,政府應該醒悟公司法不只是拿來管制公司成立,更重要的是去想如何服務全民。

而登記公司全面 E 化,背後正是這個服務思維。現行紙本審查的繁文縟節讓申請公司曠日廢時,不僅對想創業的年輕人不友善,也和網路產業追求快速的本質背道而馳。她反問:日本、新加坡等先進國家成立公司也都使用網路登記,難道你會認為他們審查不送紙本,就不敢跟他們做生意嗎?

全世界評選第一的新加坡登記公司網站 ACRA。圖片來源:ACRA 官網截圖

對於擔心放鬆管制會導致登記不實、虛設公司行號叢生的質疑,方嘉麟回應,其實改用 E 化全面建檔後,系統反而能更容易的把有犯罪等不良紀錄的人擋下。只要輸入身分證字號後,就能知道登記人過去的紀錄,這是現在紙本作業辦不到的事情。

當然,登記系統全面 E 化的大幅更新,或多或少會對某些人的業務造成影響,外界擔心這會像當初推動 ETC 造成收費員失業一樣引發反彈。但方嘉麟提到,人力應該做最有效的運用。與其作沒有效率的紙本審查,不如增加抽查率。這也是這次修法的核心理念,在去管制的同時要更嚴格執法。一但抽查抓到不實,就要嚴厲懲罰。

E 化背後的關鍵字,是全世界都在追求的「大數據」

誰能拿到當今世界的大數據,誰就是王。(圖片來源:Peter Coombe CC licensed)

方嘉麟強調,就拿 E 化的例子來說,這次公司法修法核心精神之一就是「智慧治理」。而這背後還有一個關鍵字,就是「大數據」。經濟部在民國 90 年公司法修法時取消了公司行號送交股東名簿和財務報表的規則,當時的考量是這些資料送來主管機關也不看,但當時沒有人有遠見,能預見網路時代的到來。

「沒有人能預見 5、6 年後網路時代到來,這些股東名簿、財務報表就是資料,現在有資料的人就是王,就是大數據。」方嘉麟指出,公司登記 E 化不只能讓系統更容易抓到錯誤,更能建立龐大資料庫。而這些數據就是商機,對年輕人來說,他可以成立分析這些數據的評鑑公司,對政府來說,則可以使用這些數據了解產業狀況,制定經濟政策。

從民國 89 年到去年,公司法修法呼聲不斷,最大原因就是這套老舊制度已不堪使用,而且強制規定太多。修法除了實質的意義外,更是政府意志的展現。方嘉麟呼籲政府該改變思維,脫離過去「管制」的心態建立「服務」的概念,給予投資人和公司更多選擇的機會。

從去年二月成立至今,修法小組前前後後已辦了 39 場座談會,溝通對象橫跨產、官、學,今年過完年後也預計繼續拜訪立委,全力宣導敦促修法。公司法議題關係到台灣經濟發展,更重要的是這次修法模式對台灣社會而言是一種創舉,具有指標性意義。希望林全院長能延續修法決心,這場仗即使在艱難,都應該勇敢打下去。

(首圖來源:Perry Li CC licensed)


【讓台灣正向改變,從成為國際政經觀察家開始!】

如果你喜歡閱讀國際時事、對編輯工作有興趣
想理解、參與台灣新政治的形塑
你就是《BuzzOrange 報橘》想找的夥伴!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社群編輯:(您的名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