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蔻擊‧蔻集】一樣的遭毀銅像,不同的歷史意義:滿手血腥的獨裁蔣介石怎能跟與孫運璿同樣奠定台灣建設基礎的八田與一相比

文 / 周玉蔻

少數統派人士的瘋狂行徑,已經走火入魔。面對移除蔣中正銅像的去蔣化目標,居然是以斬首八田與一銅像做為報復。 這刀砍下去,傷害的不只是一尊沒有生命的銅像,而是所有認同這片土地歷史的台灣人情感。

近年每逢二二八,全台各地蔣介石銅像必遭不測,大家已見怪不怪。雖然這樣的手段並不令人贊同,足以見得在台灣人心中他的神話早已崩解。只是有些人似乎卻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八田與一銅像遭斷頭,卻是遠超過政治容忍的限度。

雖然中小學歷史課本上通常只草草地用幾句「八田與一建設嘉南大圳」云云,就帶過了他的事蹟,他對這片土地的貢獻卻是遠超過這些文字所能形容。即使八田與一身為殖民政府官員,且建造水庫也是基於把好米送回日本的目的,但 他花了 10 年時間成就當年亞洲規模與技術第一的水利設施,至今仍造福雲嘉南地區眾多農民,也是不爭的事實

反觀蔣介石,流亡來台之初只想把這片土地當成反攻基地,所作所為與殖民政府如出一轍。幾十年來,有多少台灣人在他的命令下魂斷槍口?像這樣的殺人兇手,卻被威權政府宣揚成民族偉人、國家救星,在各地塑造銅像紀念之。 如今台灣好不容易花了 20 年時間走上民主化的道路,我們又怎能繼續把人當神看待? 去蔣化,不是為了杯葛清算,是讓台灣人能夠正視我們的歷史。斬首八田與一銅像,卻是無謂地製造對立。

數百年來,台灣人歷經了荷蘭、西班牙、明鄭、滿清、日本與國民黨等政權,只能默不吭聲聽人使喚。這命運聽來悲哀,這些來來去去的政權也成為深植在我們文化與血液之中的一部份,無可剝離與否認。 八田與一之於台灣農業發展,就好比尹仲容、李國鼎與孫運璿等人之於台灣現代化,雖然他們都是殖民或黨國政權下的技術官僚,卻都盡心盡力運用自身智識與技術,為這片土地現在的繁榮奠定基礎。

雖然八田與一銅像不幸遭到斬首,我們不必為那些兇手感到憤怒。反之,我們該試著理解這些人的悲哀。他們始終無法面對轉型正義後的現實,找不到自身的歸屬而讓認知產生斷層。趁著這個機會,台灣上下應該去釐清歷史與政治背後,每個人的功與過,避免台灣各個世代的歷史認知斷層,造成的認同錯亂,長期破壞台灣社會的和諧。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