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作家我感到無比悲哀:出版業蕭條,唯一靠著文字賺錢的竟然只剩下內容農場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隨著時代進展,以賺取點閱率收入維生的「內容農場」似乎已經變成某種主流,而除了製造爛標題,內容農場更劇烈的影響,則是間接地讓所有人養成一種「不花力氣」的閱讀習慣,到最後,我們漸漸失去了吸收艱深知識的能力、更缺乏辨認知識與不必要垃圾的目光——尤其在傳統出版業蕭條、書名也漸漸農場化的現代更顯得無比諷刺。(另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看紙本書才有大智慧,身為讀者的你認同嗎?)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 子迂的蠹酸齋

其實關於內容農場這個名詞,大概也是這一兩年才比較常出現在生活的用語當中,其大概的意涵就是 能夠快速生產大量的網路內容,無論是文字、聲音或是影像等等,但內容的品質卻沒有辦法保持一定,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能夠博得更多的點擊數和廣告流量。

內容農場的出現第一個帶來的改變是 網路的標題 ,談到這件事情所有人應該都有感受,過去正常的標題經過內容農場的改造之後就變成這樣

「她為了愛心做的事情讓 83 億人都震驚了」
「怪叔叔看起來像變態,沒想到下一秒卻超溫馨」
「你知道呼吸與屁眼張合之間的十個關係嗎?」
「交不到男朋友的五種女人」

這類標題的相同性質在於在標題上給讀者一個懸念,而那些懸念會迫使讀者點下這個連結,點下去的同時網站就有收入利潤,通常點進去之後的內容卻是再平常也不過,不過心裡卻還是會擔心萬一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要怎麼辦?

這種心態讓這類網站的點擊率越來越高,也因此在一片網路世界當中快速竄起,或許對於當時的媒體們都難以想像這類的詐欺方式會有用,不過在經濟導向的社會當中,很快的世界就開始改變。

第一個看到的明顯變化就是 各家新聞的網路媒體 ,那些本來就比較不那麼嚴肅的新聞馬上的就跟著內容農場標題化(以下簡稱農標),配合上社群網路的各種小型編輯在簡介欄位上面的也是各種吊人胃口,久而久之這好像就成為一種文化, 一種好像網路出產給大眾的內容就走不出這層邏輯 ,一開始或許只是那些不怎麼嚴肅的新聞,但久了之後就會發現這股風潮延燒到電視新聞上面,過去播放新聞時下方的標題會完整敘述事件,但現在只是確保我們會因為那則標題而感到興趣,進而決定放下手邊的遙控器好好觀看新聞影片的內容。

但是這類農標化的趨勢並沒有因為已經進攻主流媒體而減緩,下一個受到影響的就是出版業 ,過去出版的書名多半是以內容主體和主軸取一個正式的名字,但自從網路時代來臨所造成的內容農場標題化之後,到今天的出版書籍有很多都受到了這個趨勢的影響,許多過去會嘗試系統化知識的書籍,在今天為了讓商業銷售量更好,都必須取些看起來像是個簡單問題、工具書或是問號標題式的書名, 有時候許多有著內涵的好書配上一個農場式的書名更是令人不勝唏噓。

內容農場的出現,到底代表著怎樣的意義?有人可能會說網路內容詐欺化、弱智化、閱讀習慣變差等等的說法。

網路的出現讓所有的知識和資訊傳播的速度快到以往難以企及的程度,當然對於過去的知識份子來說認為這種速度有助於讓整體人類的智慧更加提升,也有機會讓那些過往的知識傳播給更多的人知道,也認為這有助於階級流動,但這想法很快的就被破除,因為除了那些賢者所著的書籍知識以外,垃圾傳遞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更可怕的事情是有很多資訊是讓知識和垃圾共處一室,於是 慢慢的我們就分不清楚那些是知識,而哪些又是垃圾。

內容農場中的內容多半就是如此, 有些文章整篇是垃圾但包裝得像是知識,有些文章看起來是垃圾但卻隱含著知識,更有些文章利用一些莫名的主題把知識和垃圾包在一起 ,利用些含混不清的說法把兩者自圓其說,然後只要有著讓大眾感興趣的主題內容,像是星座、生活小撇步或者是物理小故事等等。 比起吸收垃圾資訊來說,我覺得更嚴重的則是吸收不完整的知識,而後對其一知半解的使用。

但內容的細碎化就代表著不可能全面而系統性的吸收這些知識,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 網路的使用者不願意花費時間去系統性的吸收知識 ,而過去在電腦上網時已經不願意這樣做了,今天花在手機上網的時間雖多,但使用的時間卻比過去更加支離破碎的情況下,當然是更不可能用系統性的方式去吸收,也因此手機網路的使用習慣,讓資訊更加的細碎,而內容農場也更加的壯大。

很多人或許都已經忘記過去的書本長甚麼樣子了,告訴各位 過去那些討論知識的硬書都是滿滿的字,而且每一段的字數超多,也不會有任何大標底下的中標題和小標題幫助閱讀,就是單純的一段文字敘述想法,並不會分門別類地替讀者想好該怎樣分段去了解 ,而這種單純的文字在齋主看起來卻是最能接近知識本質的存在,任何嘗試截斷思緒的標題都會干擾到吸收的效率,不過這已經超出本文的範圍了。

這類具備完整論述性質的文字,光是要閱讀一段可能就要花費十分鐘到半小時,但現代的網路世界實在有著太多的誘惑,同時電腦也不只是拿來閱讀的工具,手機暫且不論,嚴格說起來把手機拿來做長時間的閱讀是個折磨,而其實電腦更多時候它其實是一個娛樂的夥伴,我想絕大多數的人沒有辦法開著電腦全神貫注的閱讀某一本書,多半還是會配著音樂、網頁甚至是卡牌遊戲來讓自己輕鬆一點。

久而久之我們就這樣失去閱讀長篇文章的能力,失去了用完整論述吸收知識的能力,反而加強的是閱讀片段文章和利用極短時間的能力 ,或許對於培養一個「通才」來說是個壞事,但反過來對於培養一個「專才」來說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好事情, 由於分工分得更細,所以在知識的攝取上面越來越不需要各種知識領域都攤在桌面上然後想辦法把各方資訊給融會貫通。

這時代除了在產業上分工越來越細以外,在人才的培育上面也越來越不注重通才的融會貫通能力,反而只是零碎資訊不斷的塞入每個人的腦袋裡面。

蠹酸齋每週都會產出將近一萬五千字左右的文字,其中大概有一萬字是齋主很認真寫的評論,從一開始到現在也慢慢有了一些固定的讀者,說起來這的確是讓齋主我覺得滿驕傲的事情,至少這個習慣建立起來,並且我也努力維持產出的速率。

對於內容農場的出現,說實話也實在令我又愛又恨,一方面這些網站喜歡跟我要文章去刊載,這當然不是甚麼壞事,因為對齋主我來說有媒體願意轉載增加我的知名度當然是好事。但負面的地方也在這邊,至少我在一開始是沒有想過會有這種缺點的。

多數只關注內容農場的讀者其實並沒有對於文章品質的要求,也沒有自己特定的意識形態,對於這些內容的要求也只限於看到喜歡的標題,如果對於內容本身也喜歡就給予一個簡單的支持,很少會因為這篇喜歡的文章進而去尋找作者是誰 ,換句話說對於齋主我來說或許文章本身有被轉載,但是蠹酸齋的名號可能並沒有太大的宣傳效益,不過這點只是閱讀習慣的差異,我還能理解。

但就一個整天花心思和心力寫作的人來說,真正讓我難受的原因是這些成天轉載他人內容的網站逐漸成為市場主流,而更令人悲傷的是在作家比鬼還窮的境況, 出版業蕭條如斯無法靠出版賺錢的情況下,唯一靠著文字賺錢的竟然剩下轉載別人文章生存的內容農場 ,更令人感到無奈的是就算作者不想要讓別人轉載,整個網路社群的生態卻是不得不為。

其實就有點類似這年頭手機遊戲如果要收費就沒人願意花錢買一樣,平平都是遊戲,除非是甚麼大公司出的超高級遊戲願意花個千元去購買以外,其他打發時間的東西又何必花錢? 對於多數的網路使用者來說,上網或許只是個打發時間的娛樂,又怎麼會願意花錢在閱讀文章上面嗎?畢竟連那些經典的書籍都不願意買了不是嗎?

其實不是沒有那種付費平台找過齋主我,問我有沒有興趣加入他們的平台,用月費的方式提供文章給讀者看,並且提供訂閱的選項等等,當時我只覺得這東西太過理想,願意拿出白花花銀子去買一本經典書的人都這麼少了,現在為了區區的一個月五千字竟然要別人拿出一百元到兩百元來訂閱,而且那些拿來販售的內容甚至還沒有生出來呢。

對於內容農場齋主認為這是時代的趨勢,而且 隨著時代演進,那些騙人的標題和參差不齊的內容只會越來越嚴重 ,而那些充滿理想性質的網路閱讀平台只要收取的費用不是頂級高的那種必定會死亡, 畢竟連國外的那種大媒體都養不起任何一個有內容的文章閱讀平台,更何況是市場比較小的台灣? 整個世界對於文字的要求只會越來越低,並且內容也是越來越差。

懷抱尋找智慧的人,在未來只能從垃圾當中尋找寶石。

如果你是來找屁眼跟呼吸關係的人,那我只能說這篇文章沒有。
而多數的農場文章也都是騙人的,我只是多騙了一次而已。

(本文經原作者 子迂的蠹酸齋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83 億人都邊流產邊閃尿的內容農場真相 〉。)

延伸閱讀:

論下標:研究表示農場式標題沒人會點,這真是讓我驚呆了
新聞變綜藝節目?告訴你電視新聞如何變身「內容農場」
FB 打擊「標題殺人法」,請問臉書怎樣才算殺人呢?
《赫芬頓郵報》倡正能量新聞革命:不報腥聞和可愛動物,會有人看嗎?


【讓台灣正向改變,從成為國際政經觀察家開始!】

如果你喜歡閱讀國際時事、對編輯工作有興趣
想理解、參與台灣新政治的形塑
你就是《BuzzOrange 報橘》想找的夥伴!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社群編輯:(您的名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