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臉侯漢廷】陳儀積極解決台灣飢荒?當時中華民國政府根本就不管台灣死活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有沒有念書真的很重要,雖然政治人物都在亂說話,但是歷史不是一個可以空口無憑隨便亂瞎扯的專業。侯漢廷說日本放棄對物資的管制、陳儀積極解決糧荒究竟是不是真的?透過史料,我們可以發現事實正好跟他說的完全相反,唯一他說對的大概只有「陳儀沒有把糧食送到中國內戰」這點而已。

(責任編輯:林芮緹)

破解陳儀運米赴陸謠言

【陳儀真的運米赴陸嗎?】有人說:「國民政府在光復初期掠奪台灣米糧送往大陸打內戰,導致米糧稀缺、米價上漲。」此一說法不僅在網路瘋傳、更透過教科書被寫成「標準答案」。但其實,最新的證據證明過去的研究是有疏失的。歡迎分享轉發!宣導正確歷史!一定有人說電報是假的。那請拿出證據或其他史料,證明陳儀真的掠奪台灣米糧到大陸。為什麼跟你學習的、跟網路上聽到的不一樣?答案很簡單,教科書真的寫錯了!我希望要反駁的,拿出證據,不要只會人身攻擊或轉移焦點,說國民黨其他地方很爛或日本其他地方很好,我們在談的只有一件事:陳儀有沒有將台灣的米糧送至大陸。※(史料內容繁多,大家可以只看影片。) 一、缺乏米糧之歷史背景關於 1945 年臺灣稻作生產情形,日本殖民當局分析,由於寒害、乾旱、暴雨等天災因素,及美軍空襲轟炸等原因,第一、二期稻作大幅減收,未來的糧食需求將出現大問題。亦即,日本殖民當局不但精準預知 1945 年的嚴重糧荒,事實上他們於陳儀抵臺之前,就已經確切知道 1945 年上半年米穀收成的悲慘情況。1945 年臺灣稻米的總產量只達到 747 萬公石,未及 1937 年的一半。又由於美軍大肆轟炸,臺灣肥料工廠殘破不堪,肥料生產可說幾乎完全停頓。1945 年全臺肥料施用量為 0.2 萬公噸,僅及日據時期的 1938 年肥料最高施用量 38.9 萬公噸的 0.5%, 可見肥料的稀缺。戰爭時期,農村之少壯者均被徵調參加侵華戰爭,農村的勞動力極端缺乏,又因農產品被日本殖民當局低價強制收購,等於無代價被搜刮,農民對米穀增產已失去興趣。在缺乏肥料、天災、戰爭缺乏勞力等因素之下,1945 年的臺灣糙米產量一落千丈,大為減少,約僅 63.8 萬公噸 ,僅及前一年 1944 年產量的 59.8%。比全省最低消費量還少 22 萬噸,出現嚴重米荒。然而,就在糧食已經非常不足,臺灣需施行米糧嚴格配給的情形下,日人仍強將大量的臺灣米穀(糙米)運往日本。1943 年自臺灣運往日本的糙米達 25.8 萬公噸,1944 年運往日本 16.6 萬公噸。1945 年上半年日人又將 3 萬公噸糙米輸往日本、沖繩與華南。 同(1945)年 6、7 月時,日人還以臺灣的糧食供應其在東南亞作戰的日軍,雖然到了後來,運糧船一艘艘地被美軍炸沉,連漁船運米也遭炸沉引 。凡此種種,更加重了臺灣地區米糧不足的情形。當時學者即評估,到了 1946 年春,如果依正常消費標準,即如果米糧是在市場自由買賣,則臺灣缺糧約超過一半。「臺灣將超過一半的人在市場上是有錢買不到米,無米糧可食!」1945 年,日本殖民當局已完全掌握臺灣即將面臨嚴重糧荒大災難,但就在要將臺歸還中國前的九月上旬,日本人放棄對各項物資的管制 ,導致民間大量消費糧食。據 9 月 22 日《臺灣新報》報導,從萬華車站到龍山寺間馬路兩旁的店家內,都高高地堆著牛、豬、雞、鴨等肉在販售,市民們完全可以買到他們想要的商品 。又由於日人管制鬆綁放任不問,全島耕牛頻頻被偷屠宰。據陳儀抵臺當天 10 月 24 日《臺灣新報》的報導,當時全臺耕牛總數的三分之一遭屠宰,故影響未來耕作與糧食生產尤大。 據當時專家估計,日人投降後一、二個月間所大肆浪費的糧食,可維持臺灣半年份的食用量 。就臺灣整體社會而言,米穀專家們則估計,依當時臺灣現存米穀與第二期的收穫量,到了 1946 年的二、三月,臺灣社會就將進入饑餓狀態。 糧食不足必然帶來社會的動亂,已可預見類似二二八事件的發生不遠矣。屋漏偏逢連夜雨,1945 年缺糧,1946 年,第一期稻作遭旱災,中部水田因缺水而未能播種者即達萬餘甲,第二期又於 9 月 25 日遭逢臺灣十四年來未有的巨大颱風。 故 1946 全年稻作收獲僅 89.4 萬公噸,遠遜於日據時代產量,在稻作收成勢必銳減的預期心理下,米價再度高漲。二、陳儀積極解決糧荒糧荒如此嚴峻,陳儀抵臺後,積極努力解決糧荒問題。例如陳儀於 1945 年 10 月 24 日抵臺,僅一星期後的 31 日,長官公署就公佈 〈臺灣省管理糧食臨時辦法〉。11 與 12 月時,花蓮港廳與農林處即宣佈禁止米穀釀酒製粉,臺北市開始實施食米配給。翌(1946)年春,長官公署、臺灣省糧食調劑委員會、臺灣省貿易公司(1946 年 2 月 7 日改為臺灣省貿易局)、警備總司令部、國民黨臺灣省黨部及花蓮、臺南、臺中、高雄、臺北、基隆等縣市皆有諸多解決糧荒問題之命令及方式。在光復後直到二二八事件爆發前,陳儀政府不斷嘗試各種方式,欲解決糧荒。 當時陳儀採取重新整治農田水利、加強化肥供應、調整土地關係等措施,使遭到戰爭嚴重破壞的農業生產力逐漸得到恢復。到 1947 年,全省受戰爭和自然災害破壞的農田水利設施基本修復,並進一步加強了河患的防治與農田水利工程的建設,農田灌溉面積有所增加。化肥產量也逐年增加,部分緩解了「肥荒」問題。 在此同時,中央政府曾多次向臺灣徵米,但陳儀鑑於臺灣人民亦缺米糧,所以反對將米運往大陸,極力抗拒,以致中央無法徵收。 如 1945 年 12 月 28 日中央行總秘書長向景雲,致電行總臺灣分署錢宗起詢問:「臺灣食米全年生產及銷費量各若干,目下有無餘糧可資出口,供給華南各地。署如大量購運有無困難。盼即電復滬福州路 120 號善後總署。」行總不僅催促分署,也直接去電長官公署詢問是否有辦法糧食出口。陳儀在 12 月 29 日以亥艷電向行總署長回覆如下:臺灣素以產米著名,唯近年因肥料供給缺乏,收穫逐年遞減,估計自本年十一月至明年五月需要四十九萬三千餘噸,而本省可能供給者祇三十七萬九千餘噸,尚短十一萬四千餘噸,雖目前尚未缺糧,而轉瞬即感糧荒頗為嚴重。為今之計,首在輸入大批化學肥料,使勿失農時,來年收成方有把握。次則在青黃不接時期,運濟糧食以資過渡。報載聯總明年一至六月運米七十三萬噸接濟我國。此項糧食如何分配,當在藎籌之中,務祈將臺灣列入分配糧食區內,於明年二、三月間接濟五萬噸以維民食。一面並請分配大批化學肥料來臺,藉利農事,實所企禱。至臺灣糧食產銷數字,已由救濟分署另電詳陳,佇盼電復。弟陳儀亥艷親印。陳儀不僅明確表達了沒有餘糧可供出口,更要求中央行總能盡速撥糧食、肥料來到臺灣,以解決臺灣方面缺糧之急。此外,長官公署於 1946 年 5 月 25 日下令查緝嚴禁糧食出境,並積極籌購外米。1946 年 1 月 31 日,越南西貢米五千袋運抵臺灣 。同年夏天,內地福建曾運米 364 公噸、穀 281 公噸及麥 32 公噸至臺灣 。此外,自 1945 年 11 月至 1946 年 10 月止,貿易局以交換物資為主併採購的方式,自上海、天津、青島等地進口大量臺灣所缺的物資,例如肥料 8,457 公噸、麵粉 90,900 袋、布 123,664 疋、汽油 26,500 加侖等共二十三類之多,並大量配銷予一般人民及合作社。 由上述資料可知,「長官公署運輸大量米糧到大陸而導致臺灣米荒」之說,應該僅是「傳聞」,並非事實。

Posted by 侯漢廷 on Wednesday, April 19, 2017

文/ 林艾德

候漢廷又在亂說話了,看長輩們只能轉這些一看就知道亂讀書的文章真的很痛心,所以說人才儲備真的很重要啊,統派到現在還是只能派這種亂讀書死讀書的出來妖言惑眾。

陳儀有沒有運糧食去中國內戰?沒有,至少就目前資料找不到證明,這部份跟侯說的倒是差距不大,因為戰爭的關係(包含壯丁被日本徵兵、海運被封鎖肥料缺乏、美軍轟炸等等)台灣早就預期有缺糧的問題,自己吃都不夠,根本沒有米可以運去中國。

好了,侯漢廷唯一說對的地方結束了,剩下都在亂講,亂讀書最可怕的地方就是拿一分對的東西,講十分亂七八糟的故事。

一、日本放棄對物資的管制??

這就是標準亂讀書, 日本戰後早就預料到了糧荒的問題,所以雖然因戰爭需要而發布的各項管制措施都已廢除,不過仍然持續管制糧食、物價及工資來維持面對糧荒時的社會穩定 ,《臺灣總督府農商局食糧部移交清冊》上都有清楚記載當時日本的管制計畫,在台灣即將接受盟軍代管前,總督府也提出 〈對前進指揮所有關米榖管理的要望事項〉 建議「繼續維持」米穀管制措施,繼續維持看得懂吧?連國民政府來代管時,頒佈的管理糧食臨時辦法也基本都是維持日本的管制措施。

至於《臺灣新報》報導當時全臺耕牛總數的三分之一遭屠宰,導致影響未來耕作云云, 拜託有點常識,要吃也不會吃水牛好嗎 ,自己整天在電視上說:「某些學者老是引用當時的報導,現在都有假新聞,難道當時沒有假新聞嗎?」啊結果咧?你還不是在拿新聞報導當歷史騙吃騙喝。

需注意到的是,當時由於糧食不足盟軍決定優先遣返日本人,而來接收的盟軍包含中國人數量遠比被遣返的日本人少,台灣總人口的減少,若是管制得宜的話糧荒不致於到後來這麼嚴重,統計數字蘇瑤崇教授在《戰後臺灣米荒問題新探 (1945-1946)》p.105 有詳細計算。

二、陳儀積極解決糧荒???

我們來看看侯漢廷幫陳儀列了些什麼?

《管理糧食臨時辦法》??

前面說過了, 那個根本是依照日本人的建議事項跟舊有的管制計畫照寫的。

► 重新整治農田水利、加強化肥供應、調整土地關係???

講出來笑死人,〈臺灣省糧食局七月來工作報告〉 明確寫了日本人如何嚴謹的從事相關的供給措施,而中華民國人來了之後呢?

公文中明確的寫:「… 以接收伊始千頭萬緒, 各部門工作之繁忙達於極點, 且實際已失其調查或丈量之時效…」,簡單來說 當時代管的中國政府根本連你有多少地都不知道 ,還整治、加強、調整咧,對於「調整」他們只有一個明確要求是:「… 調整後的總額, 不得少於原派額之總數。」,簡單來說就是 你怎麼搞我不管,反正我要收的只能多不能少。

三、 所以陳儀實際做了什麼?

► 廢止米榖管制措施

面對即將到來的米荒選擇廢止管制我也是笑了,但這並不是陳儀的意志而更像是整個廢物政府不得不的結果,就像前面所述的, 新政府根本不管當時的農民的狀況只要求用遠低於市場價格的行情徵購稻米作為糧食管制 (1945 年 12 月政府收購價格每百斤 106.23 元,市場行情為 253.84 元)

這種情況下農民當然不鳥你,米榖管制措施的重點就是政府收購糧食後以穩定的價格跟數量賣給消費者,既然農民不鳥,政府也沒東西可以賣,而中國政府也根本不想解決這個問題,他們的措施就是: 那算了啊,你們自己想辦法。

► 倉存米穀,先予封存,以資因應。

什麼意思呢?就是廢止米穀管制之後,原本在倉庫裡頭要賣給人民的糧食我就不賣了,直接變成軍糧來以資因應。有多少呢?11 萬噸。這個數字大家可能沒概念,簡單來說以台灣當時的軍隊數量,可以吃 14 年,以台灣的總人口數量來看,可以吃 3 個月,要知道當時可是面對饑荒, 中華民國政府寧願把糧食扣留起來當軍糧也不願意賣給台灣人民。

向聯總要求 10 萬包麵粉抵臺救濟

老電影都有演大家排隊去領麵粉,但是真的是領嗎?根據 〈善後救濟總署臺灣分署關於麵粉平售事項有關文件〉 記載,這些原本應該免費發放的麵粉都改成了「販售」,而且為了躲避聯總的稽查,4 月底到的 10 萬包麵粉,5 月就全部賣完了,期間有多少偷雞摸狗的事情可想而知, 真正到災民手上的寥寥可數。

向聯總要求 24 萬噸肥料

這 24 萬噸肥料運抵上海後,奇妙的剩下 13 萬噸多運來臺灣,更且 這 13 萬噸多肥料卻僅不到一萬噸用於糧食生產 ,這一萬噸肥料也以超出合理價格的一倍售給農民,其餘則用於蔗糖生產與其他用途。

► 出售台灣其他特產

說個笑話,臺灣煤產換取福建米 20 萬石救濟, 臺灣煤產運出了,但實際進口卻不過 4,844 石。

► 田賦徵實

以前日本時代徵購稻米的複雜程序全部不要了,中華民國直接規定「每賦一元應征稿谷(穀)十五市斤」,沒人知道這個數字怎麼來的反正就是這麼訂了,根據這個政策政府完全不用花錢就可以跟農民徵收稻米, 這樣徵收了多少呢?舉個例子, 從 1946 年 8 月 1 日開始至年底為止,徵收的米夠全台灣人吃半年,哈囉?我們在饑荒耶??

至於其他那些強搶民糧的都不想講了, 中華民國來台之後比日本還像殖民國 ,好像一樣是捕魚,日本人還知道我吃魚之餘要兼顧漁場的永續發展,中華民國人來到台灣就是把所有魚撈光,根本不管你百姓死活,米荒也直接導致了 1947 年 228 屠殺的發生,至此台灣人的命運更趨悲慘, 我們沒有要美化日本殖民,但你中華民國殖民得更爛就不要怕人家講,這種國家到現在還在台灣當家作主殖民我們,不推翻中華民國就是我們各個世代台灣人的屈辱。

► 相關閱讀:蘇瑤崇 — 戰後臺灣米荒問題新探 (1945-1946)

延伸閱讀:

台灣稻米曾名揚東亞!天皇都指名要吃,日治時期台灣米強到連日本米商喊不要
蔣中正造就台灣經濟奇蹟?數據打臉國民黨假歷史:日治時期才是台灣起飛的黃金 50 年
關於台灣的稻米文化──從叱吒 75 年的大同電鍋談起
台灣人都該認識的日治官員:八田與一不只蓋了嘉南大圳,而是真正改變這塊土地
「想學農業,留在台灣只會葬送青春」——台灣水果曾名揚國際,為何農業如今卻失去競爭力?
【歷史解密】沒有老蔣帶來的黃金,就沒有今日的台灣?

(本文經原作者 林艾德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