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印尼國服的台灣女孩:日本看印尼是「大國」,台灣卻只想到外勞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最重要的是開闊心胸,不要像我一開始來的時候很狹隘的眼光,」她說,文化沒有高下,只有不同 ;她觀察周遭隨先生外派印尼的日本太太,發現「她們看印尼,是用『大國』的觀念在看,但很多台灣人會用『外勞的地方』在看,」

在家帶小孩也被當異類、努力工作也被當異類,每天晚上都打包好準備搭飛機離開這個地方——這是今年 41 歲的賴珩佳,15 年前搬到印尼時的心情。一個高學歷名門千金,最後拋開高薪工作到印尼,立刻碰上了嚴重的文化衝擊。從每天嘆著氣到最後嘗試擁抱印尼文化, 這是她漫漫 15 年的成長故事。

(責任編輯:林芮緹)

賴珩佳(左)負責的物業管理是夫家集團內最新事業單位,她流利的印尼語成為溝通利器。(攝影者.駱裕隆)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 1536 期

文/吳中傑

「到雅加達的第一年,種種大小環境的不適應,幾次深夜打包行李,呆坐看著明月等天明,總想著,天一亮我就走啦!」

這是今年 41 歲的賴珩佳,15 年前嫁到印尼時的心情。如今,她是其夫家旗下物業管理公司 PT.BUANA MAJU SELARAS 的執行董事,並是實質上的總經理,管理商辦大樓、購物中心、公寓、飯店和工業區等項目,範圍遍及雅加達和泗水等地。

見面的第一天,我們看著她和印尼籍員工流暢的用印尼文開會,時而燦笑,時而洋派的瞪大眼睛、用手劃出割脖子的動作,把員工逗得咯咯笑。

從想逃離的過客,到面對、擁抱印尼的生活,她最大的體悟是:南方有江湖。

她放棄在台高薪,嫁到印尼起初只想當過客

「後來你慢慢接受了,就把這裡看成另一片江湖,以前我們在中原,但往南看,其實南方還有一片江湖。」她說。

從小喜歡讀金庸小說的她,就像武林名門的千金,父親是中華郵政前董事長賴清祺,她一路從北一女、台大工商管理系到美國雪城大學企管碩士,曾在芝加哥證交所、摩根大通等外資工作,到印尼前,她是菁英中的菁英,主流中的主流。

千禧年,她從美國回到台灣,第一份在摩根大通的工作,月薪 7 萬 8 千元,是同年齡層的 2 倍到 3 倍。就在走上「外資玉女」的坦途時,她毅然決定,和美國研究所同學、印尼華僑結婚,遠嫁印尼,跌破眾人眼鏡。

原本,她以為只和丈夫在印尼短居 1 年,就會到新加坡或其他城市定居,抱著過客心態,她連鍋碗瓢盆都沒買,只向婆家借,「我想我一定會走,就不要花錢吧。」

誰知道,隨著先生主持的鋼鐵事業越上軌道,他們就這樣 1 年、2 年又 3 年,走也走不了。她說,每個人都知道要活在當下,但她只覺得:「我怎麼會走不了?我人生就要一直在這嗎?」

抵抗:不認同當地文化,工作又帶小孩竟被當異類

如此強烈的痛苦,源自於對印尼的不認同。

嫁來印尼前,爸爸曾警告她,印尼華人觀念較傳統,「我當時想,應該是『清末民初』,後來才發現是『明末清初』。」

在印尼,女性婚後很難保有職涯。她的夫家,是印尼前三大鋼鐵集團,旗下包含兩間上市公司,在這樣的大宅門,女性一般不須工作,唯一的責任是生兒育女,日常的行程是購物、做 Spa、喝下午茶,她的妯娌以及小姑,也都未在集團內任職。

但她心有不甘:「我過去幾十年的努力,難道是為了讓我在這裡(享受)按摩嗎?」

在家庭與人際上,她的想法也處處和周遭扞格。

在印尼,就連她公司內的員工都會聘請幫傭,但她在印尼的前 6 年,自己工作、帶小孩、洗衣燒飯一把抓,堅持不請幫傭和保母,「有時候朋友約吃飯,大家都閃亮亮的出來,拎個愛馬仕包,我卻推個娃娃車出現,大家就會覺得……嗯……(無言)」

她的一切努力,換不到一句讚賞,只得到周遭的不解,甚至覺得她「麻煩」。

「你好好的認真帶小孩,沒人欣賞,還問『妳有事嗎?』好好的盡力工作,人家也覺得『妳有事嗎?』大家都覺得『妳有事嗎?』」她彷彿說著別人的笑話,回憶那段低潮。

因著對印尼的不認同,當時,凡是須穿上印尼國服「Batik」(蠟染)的場合,即使有失禮數,她堅持不套上,彷彿穿上就是對現狀投降,「以前我打死不穿。」

從求學到職場,一路攻無不克的她,在印尼陷入怎麼也無法突破的關隘,壓力大到十二指腸出血,「很長的時間,我非常低落,那時會覺得,我怎麼很久沒有笑了?」

無法改變他人,她選擇封閉自己,雖生活在印尼,身旁卻像有一層透明的膜,把她和周遭隔開,過了 7、8 年抽離的日子,直到有一天,她看見自己未來的模樣。

那是她女兒同學的外婆,一位 70 歲,氣質出眾的女士。她的經歷和賴珩佳相似,出身台灣,40 幾年前到美國留學,認識印尼華僑丈夫,兩人婚後原只打算在印尼短住,沒想到先生的事業一發達,就再也離不開。從此,她人生大半的精力,都耗在追憶「如果當時……」,那些逝去的青春。

轉念:不願嘆氣度日捨刻板印象,把員工當家人

這位女士年輕時一有空就飛回美國,慢慢的,年紀大了,不飛了,就像被困在印尼的囚鳥,越來越憂鬱、憔悴。

「她到我家,整整兩小時,一直嘆氣,嘆很長的氣,她一直跟我說『妳不要跟我一樣』,但我覺得,我明明就跟她一樣!那天我想了非常多事,如果照這樣過下去,不用再 30 年,可能 5 年、10 年,我就像她這樣了。」

轉念,加上幸運的是,賴珩佳一直有先生──印尼上市公司總裁余蔚翰的支持,他看見太太的能力,打破當地華僑企業女眷不進公司事業的慣例,讓她一起開董事會、一起解決工人罷工。

當有人質疑他,為什麼讓太太出來工作?他只說:「她的能力很強,她想幫忙,為什麼不讓她幫忙?對公司有利啊。」

而賴珩佳向來信奉「處事目中有人、待人心中有愛」的家訓,不像印尼一般中上階層,以高傲態度使喚勞動階級,她影響了先生,學會帶人帶心,公司內的一級主管,年資都在十幾、二十年之列,流動率遠低於同業。

原本,業內有 15 名競爭者,一路到現在只剩 3 家對手,「如果沒有她(賴珩佳),就沒有現在的我,不論事業或各方面。」余蔚翰感激的說。

擁抱:寫書介紹新故鄉,穿上排斥十年的印尼國服

「讀書順遂的人,會有這缺點,用一把尺去度量(世界),我們活在自己的同溫層,周遭看起來大家都乾乾淨淨的,很厲害。」賴珩佳自白,「如果不是來這,我可能一輩子不會跟工廠、工人碰上,這是幫助我把心胸開闊的過程。以前會用刻板印象去看人,對不起,這不好。」

轉念後,她開始擁抱自己居住的土地,學習欣賞不同的文化與價值,並在去年執筆寫下台灣第一本介紹印尼的中文著作《那些你未必知道的印尼》,矢志成為促進台灣理解印尼文化的搭橋人,並一圓作家夢。

我們在雅加達再度碰面時,正好是印尼每週五的「國服日」;這天,她也穿上過去避之唯恐不及的「Batik」,這是花了超過 10 年時間,才穿上身的認同。

「以前我自比王昭君,轉念之後,如果是(自比)文成公主,至少兩邊的文化可以交流,能做很多事。」她期待當台灣望向南方,這片江湖,能有更多人和她一同闖蕩。

小檔案_賴珩佳

出生:1976 年
學歷:台大工商管理系企管組、美國雪城大學企管碩士
經歷:芝加哥證交所、摩根大通證券研究員
現職:物業管理公司 PT.BUANA MAJU SELARAS 執行董事
國際經驗:美國、印尼

更多故事請看【台灣哥倫布.大亞洲戰略

歷練 7 國科技人:掀電競狂潮,讓台灣品牌席捲大馬
27 歲政大畢業生:闖泰國才一年半,就肩扛七億業績
「你有種就把我砍死!」35 歲成大博士闖越南蓋房,收服工人,兩年內營收破億

(本文經商周雜誌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外資才女嫁南洋》從抗拒的王昭君 變搭橋的文成公主 〉。)

延伸閱讀:

一個可坐擁 10 億美金,卻不想創業的怪人
「你很特別, 特別到該做些不一樣的事」劉安婷,一個棄美高薪、返台推廣偏鄉教育的夢想家
把「屎缺」當人生加分,從搬運工到年薪四百萬的職場跳板學
完全小看烘焙業了⋯前景燦爛的台灣麵包,原來抱有「千億」商機!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