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民粹型網紅」谷阿莫:今天要說一個傳媒公司執行長侵權官司的故事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谷阿莫遭到片商提告之餘,或許我們能夠思考:究竟一開始這個人是怎麼紅的?一個「X 分鐘看完一部電影」的影片有什麼樣的魔力,讓大量的粉絲熱愛他這近乎「斷章取義」的內容?——仔細分析,其實谷阿莫的崛起帶著濃重的「民粹」色彩,一種「反抗好萊塢霸權」的快感。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 邱慕天

依我的訓練,以下會談的是比較隱性的認同機制,在法律之上的社會道德和商業運作。

一、

首先, 谷阿莫=仲惟鼎(1986,淡水商工、龍華科大)= 知識糖果數位社群媒體股份有限公司執行長(公司規模:11-30 人)

「谷阿莫風格」只有一個賣點:對各種大片情節進行「貶低式譬喻格」(semantic derogation)的濃縮式還原(reduction)劇透。

這樣的谷阿莫「必須是個屁孩」,才能巧妙地以「後現代修辭反抗」實踐「小蝦米對抗好萊塢大鯨魚」的身份政治。

這點,仲惟鼎 2014 年底開始揣摩出的風格,以扁平無換氣頓挫的音調,成功地扮演了一個聲音年齡只有 20 初頭的「窮酸屁孩」,具有關鍵作用。

二、

這一個「後現代反抗敘事」在無數的地方,遮掩了谷阿莫本來就有的爭議。盜版、侵權、低俗沒格等等。

在這個「注意力稀缺」的時代, 透過滑鼠點擊消費谷阿莫「8 分鐘看完 238 小時 XX 劇集第一季」的標題,讓人有種「反抗、賺到」的爽感:

「省下我 250 塊去看這沒誠意的爛片!」
「差點浪費兩小時接收英雄套路老梗的洗腦惹~」
「人家幾分鐘就能說完的東西你們居然要演一整年!」

人們贖回失去的時間,從劇作家、片商那兒奪還了(本來可能會被騙走的)寶貴注意力;將影劇用來吸引感官的聲像美學和或煽情或狗血或雋永的對白剝光後,明星、名導彷如裸體讓人揶揄公審。你大喊了一聲:「爽」!

三、

於是谷阿莫「消化影劇內容」被英雄賦格,成為此新媒體時代身份政治下「民粹型網紅」的肉身實例; 那些真正與導演、劇作家交心互動,甚至堅持尊重版權、只用正片的「知識型影評人」,反而在普羅民粹下有被認為清高矯作之危。

也因此,當仲惟鼎以「合理使用」模糊了他商用非官方合法授權片源的侵權問題時,網民的反應是被深層的道德政治所包覆的:

「爛片活該讓人不想收正版」、「被谷阿莫拆解,大快人心。」
「聽都沒聽過的作品,不感謝谷阿莫幫你宣傳,還沒人要看哩!」
「盜版大家都在下啦,你D槽就很乾淨?」
「不想被劇透還點進來,這不是手X?」

四、

谷阿莫從頭到尾是個商業操作;他哪些是收了鉅額業配的內容,可以很明顯地從譏諷的機鋒頓失的風格變化中看出來。

13 年起就在研究透過普羅關注大量賺錢之道,仲惟鼎已經賺到可以養活 2、30 人。有名、有獎、有錢、有律師護身。這一傳媒公司大老闆身份的揭露,將極大程度地拆解過去「谷阿莫」的道德防護罩。

這是 囧星人半瓶醋 過去談及「谷阿莫是仲惟鼎的團隊」時,似乎都沒有意識到的地方:

影視雜談谷阿莫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 Team 今晚,聽到一個傳聞,說谷阿莫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隊。我其實一點都不意外。首先,幾個明顯的跡象就是他雖然受邀走了中國那邊的紅毯,但是奇怪的是影片當中卻根本沒有聽到他說話,光這一點就令人生…

Posted by 半瓶醋 on Thursday, August 4, 2016

當原創製作團隊才是真正血本的、卑微的、苦幹的,而「谷阿莫 aka. 仲惟鼎集團」名為二創卻是吸血的、沒品的、是一直以來仰賴著「無懼屁孩對抗好萊塢歌利亞」的假性認同時,「身份」的解構將全面翻轉兩造道德政治上的權力位階。

對於僅有「爆雷式貶喻拆解」一種內容打法的谷阿莫,能讓他「不合法卻有道德正當性」的唯一靠山就是「身份政治」。

所以依我看,仲惟鼎的谷阿莫日子已經要結束了。好好帶著「知識糖果數位社群媒體」跟片商們打官司吧。

延伸閱讀:

為什麼我支持谷阿莫?不是因為他做得好,而是這關乎台灣二創作者的未來
谷阿莫的問題不是侵權,而是品味低劣──你願意被人用 5 分鐘膚淺的講完一生嗎?
用三分鐘來看,竄紅的谷阿莫到底是電影殺手還是電影推手?
谷阿莫三分鐘看電影很娛樂,但不是每件事都可以被摘要的
拿戲謔爛片的「谷阿莫」來簡化經典文學,對得起人類文明嗎?

(本文經原作者 邱慕天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民粹型網紅谷阿莫 〉。)


【讓台灣正向改變,從成為國際政經觀察家開始!】

如果你喜歡閱讀國際時事、對編輯工作有興趣
想理解、參與台灣新政治的形塑
你就是《BuzzOrange 報橘》想找的夥伴!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社群編輯:(您的名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