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為何無法建立主體性?從八田、老蔣被斷頭看台灣人低級的價值觀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台灣主體性的真實基礎何在? 就是誠實面對自己的歷史!在人類文明和文化的進程上,台灣雖然已經高於世界上的一些地區國家,但是比起許多其他的地區國家,例如歐洲,台灣還是屬於相當低級落後的那一層。(責任編輯:蔡沛宇)

台灣因為不誠實面對自身歷史的偶然,因此成熟不了,形成不了自己的主體性。(圖片來源:上報。攝影:陳品佑)

文/ 范疇

八田與一銅像的頭和蔣介石銅像的頭先後被割下。前者被割下的頭已經修復後恢復原狀,而後者被割下的頭還無人理會。第二次世界大戰已經在 1945 年結束,而中日戰爭還在台灣繼續開打。

台灣還沒有統一

台灣還沒有統一,因為台灣人不誠實。用金庸小說中的人物令狐沖為比喻,令狐沖自己清楚自己體內有六股互相抗衡衝撞的真氣,但他誠實面對,從來不用什麼高深的理念或哲學來掩飾這個事實,也從不去硬分哪股真氣為「正氣」,哪股為「邪氣」。

他知道,自己的狀態只是歷史的偶然,不必掩飾,不必騙自己,面對過日子就好。疾病發作的時候,他會自己承受不賴人,幸運不發作的時候,他精進自己的武功。最後,他找到了一套心法,融合六股時常打架的真氣為一爐,成為了不世之材。

而台灣,因為不誠實面對自身歷史的偶然,因此成熟不了,形成不了自己的主體性,成為一個被武林中其他方定義的不自由人。

再說一次,融合力和包容力,才是台灣的出路

本系列的第二篇,《融合力和包容力,才是台灣的出路》中說:

台灣主體性的真實基礎何在? 簡言之,就是誠實面對自己! 一個人、一個社會、一個國家,若缺少一段百分之百誠實面對自己的心理歷程,它就不可能出現可持續的主體性。

台灣必須同樣誠實的面對自己文化中的四個文化要素:先民的南太平洋文化要素、中華文化要素、日本文化要素,還有近 50 年來的美國(西方)文化要素。站在這四類要素面前,我們得負面和正面都看,好處和壞處都正視……

台灣的政治人,若學不會同時誠實面對這四類要素,成不了政治家;台灣的人民,若學不會同時誠實面對這四類要素,成不了公民而只能停留在良民、順民、刁民的境地。

不誠實的台灣人,其實就是一個不誠實的令狐沖。明明自己體內有「反中、親中、反日、親日、反美、親美」六股歷史偶然注入的真氣,卻不願意尋求一套心法來提升自己的境界。

有一番話,我一直不願意直白得說,怕得罪了所有的台灣人。但是,現在看來,得罪就得罪了吧。

這話就是:「在人類文明和文化的進程上,台灣雖然已經高於世界上的一些地區國家,但是比起許多其他的地區國家,例如歐洲,台灣還是屬於相當低級落後的那一層。

提醒:這兒所談的高級與低級、先進與落後,和經濟收入水平關係不大,主要指的是世界觀和價值觀。

低級的世界觀和價值觀

在這個地球上,因為歷史偶然和地緣帶來的各種衝突:暴力衝突、文化衝突、社會階級衝突,複雜性及強度比台灣激烈的國家多了去了。例如歐洲,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都還處在一個殺來殺去的狀態,要談社會內部衝突和歷史的不幸,台灣比起它們來連排名都排不上。

但是,一位義大利人曾對我說:

我們歐洲,每次打完戰後,都能很快的克制自己的仇恨,立刻開始理性的建設自己的社會,並和過去的敵人展開各種合作。

許多德國人家裡都有從法國搶來的戰利品,無數的義大利女人在戰爭中被強姦,歐洲人要記仇的話,歐洲早就完了。

我覺得你們在台灣的人有點奇怪。一百年前、幾十年前的歷史記憶,竟然還能主宰今天二十歲的年輕人。

二戰前後的緬甸,比起台灣的遭遇更慘吧?殺人無數,翁山蘇姬被囚禁二十年,這種仇恨豈是容易忘記的?但是,翁山蘇姬再起之後,提出了一個觀念,叫做「隔代寬恕」;用前文所用的概念來看,這就是一種超越體內矛盾真氣的「心法」。

近代史上,最慘烈的事件莫過於發生在柬埔寨的「紅色高棉」大屠殺;兩三年內屠殺了二、三百萬人。但是,你到今天的柬埔寨去看看,雖然還是貧窮的讓人不忍,但多數人民朝氣蓬勃,邁向一個或許永遠不會到來的明日繁華。

五十年前的越戰夠慘了吧?從記憶來講,台灣誰敢說台灣的歷史記憶比越南更慘?那麼,為什麼今天台灣的媒體充滿了擔心越南再過十年就要超過台灣的報導和文章?

1945 年吃了兩顆原子彈的日本,戰後心理建設的速度奇快。我收藏有一本 1955 年,日本投降後 10 年的國家經濟圖冊,那叫一個現代啊!如果不是日文,幾乎會讓人誤會那是一本來自美國的國家經濟圖冊。

為什麼只有台灣這麼悽苦?心理這麼弱勢?「相對剝奪感」的比爛情緒那麼強? 整個台灣,似乎已經只有向後看的能力,而無向前看的能力,就像一部只有後視鏡而無前視窗口的汽車,一部只有煞車而無油門、方向盤的汽車。

來源:上報提供。攝影:李隆揆

只有誠實,才能帶來主體性

請告訴我,如果這不叫做文化水平問題,什麼才叫做文化水平問題?

小小台灣,披著一件「中央以預算籠絡地方、地方以選票挾持中央、上下交相賊、官民兩相吃」的大政府外衣;號稱民主,卻依舊「誰執政誰通吃公共資源」。如果這不叫自己騙自己,什麼才叫做自己騙自己?

一個自己不懂得統一自己的台灣,難道等著被別人來統一嗎?一個不懂得包容自己體內矛盾的社會,難道還期望得到其他人的包容嗎?不好意思直白的說,再不誠實面對,還想要孕育出真正的主體性,這不是在做白日夢嗎?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台北京觀察站:八田與一的頭和蔣介石的頭 〉。首圖來源:上報,攝影:陳品佑)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