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道歉會死嗎】從亞泥可釣魚到燿華電子傷亡,台灣企業高層就是只會躲

【為什麼會選這篇文章】

燿華電子事件送走四條性命,資方不道歉。
亞泥切割公私有地、破壞完整性,蔡英文不道歉、徐旭東亂道歉。

太多事件令人不禁懷疑:是不是很多台灣的資方、政治人物都有被害妄想症?好像道歉就會反被「軟土深掘」,所以總是要擺出一副很不可一世的樣子。但政治人物們,你們真的了解為什麼民眾要你們跳出來負責嗎?

(責任編輯:余如婕)

 

(亞洲水泥 27 日在國軍英雄館舉行股東會,董事長徐旭東(右 2)向股東報告採礦權延展時仍強調亞泥是守法、 按規矩的公司。圖片轉自中央社。)

在台灣,「有權力」的人好像有一些蠻奇怪的想法,當然,美國的那些有權柄的人也有蠻多不正常的例子,不過,台灣高層階級的老闆(包括政治人物)似乎真的有些蠻獨特的小問題。

大概5年前,在我待過的公司,有一批客戶被老闆親口答應一些事情,客戶付錢之後公司卻一拖再拖,後來就拖到有一批客戶發現彼此的存在,然後跑來向公司抱怨。他們要的事情其實很合理,而且公司也可以輕易做到,我就跟老闆主張向客戶(1)道歉(2)解釋(3)跟他們說要等多久才會做到(4)去做。

可是老闆就是無法接受這樣,老闆覺得,只要讓客戶知道自己可以贏公司這點,他們之後就會再來跟公司要東要西,而且我們絕對不要跟他們解釋。更何況道歉,我們要態度很硬,然後可能之後真的會做,可是不會因為被他們逼了而做。

我聽得有點傻眼,就問老闆說,可是我們真的做錯事情了吧?

有,他立刻承認了,可是這也沒有關係, 對與錯跟我們要如何跟外界解釋,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

後來再另外一個公司,也有發生類似的事情,公司做錯事情,公司內的人也其實很清楚,而老闆就要跟客戶很硬,也拒絕溝通。

其實,我在很多地方遇過類似的事情,每次都很清楚知道, 只要好好的溝通,做到公司有答應的事情,其實什麼問題都不會有,而老闆們就是不願意溝通,不願意讓外人知道任何公司內的事情或考量 ──跟我習慣的「透明」社會不太一樣。(至少,比較起來算透明的,哈哈哈,美國可以(也應該)更透明就是了)

用這樣的思考方式做生意就算了,雖然都會適得其反,激怒客戶,也傷害商譽。雖然如此,但資本家總算可以想辦法得過且過吧。有錢之後,就很容易繼續有錢,是不是?

但當你把這個思考方式搬到政府去的時候,問題可大了。

台灣的政府追入危機和泥淖通常都是因為這樣的問題, 政府該說話的時候,什麼都不說,不該說話的時候,就一直囉嗦。

其實,一個政府的作用就是帶社會的風向,競選的時候,每黨應該把自己的站台講得很清楚,問人民:你們要什麼樣的社會?選上的話,就要勇敢地帶人民去實現。

但如果選舉的時候講的話,某些部分講得不清楚,某些部分講了之後就忘了,政府就會墜入危機,民調會開始下滑,因為人民就像不滿意的客戶,會開始揪在一起抱怨。

很多時候,人民抱怨的事情,也不是政府的錯或責任, 畢竟,政府又不是神嘛,但人民都希望自己的代表真的是代表自己! 所以遇到什麼社會問題的時候,其實大家都會希望「大老闆」會親自出來道歉、說明,不管如何,至少要表態一下, 因為客戶和人民最不喜歡的,就是老闆窩在辦公室不出來給個解釋的那個感覺。

所以,我強烈地建議,老闆,還有政治人物:

學會如何跟外面的人溝通,避免墜入大家越來越討厭你的漩渦

就算是你公司(或政府)的人做錯事情,你一樣應該出來負責一下,如果不想負責,至少應該出來說「我不贊成!!!」,不然,大家應該會開始覺得,那些壞事都是你允許的。

(本文經 畢靜翰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推薦閱讀

【投稿】徐重仁該道歉嗎?國家對不起年輕人,然後呢?
鬼島老闆的 3 個特質讓外國人嚇歪──全公司都我的家產、員工只是賺錢的工具
女員工過勞自殺,日本電通社長請辭以示負責——網友:反觀鬼島只會說你「競爭力不足」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