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蔻擊‧蔻集】國民法官要的不是審判直播,而是陪審制!蔡總統:司法改革莫要又成為一場大拜拜

文 / 周玉蔻

在雖有瑕疵可圈可點的年金改革之後,現在蔡英文總統要面對的挑戰,是完成 1999 年司法改革的未竟之功。這些年來,民眾對恐龍法官的批評與厭惡是越演越烈,法院儼然成為了現代的侏儸紀公園。要改變這樣的評價與風氣,讓民眾得以參與是最快也最好的道路。

去年 520 蔡英文的就職演說上,關於司法改革的演講段落受到所有人的鼓掌肯定,也代表這個議題受到重視的程度。 這年頭,台灣的司法就好比是在左輪手槍中隨機填入空包彈的俄羅斯輪盤,上法院的人永遠不知道這次他遇上的法官,會用什麼樣的標準進行判決 。欠缺標準與可預期性的司法,自然不被民眾信賴。要解決這問題,重振司法公正形象,第一要務就是把司法權利從法官手中拿回人民手上。

人的視野有其極限,再怎麼厲害的法官都不可能同理所有階層民眾的心理、窮究各個領域的專業知識。因此,我們才需要發揮眾人的智慧,從不同角度來看待案件,同時監督司法行使的狀況。蔡總統說,要讓國民法官進入法庭,但司法院與法務部目前的心態似乎還保守了一點。

馬政府時期,司法院與法務部就開始推動「觀審制」,讓民眾可以全程參與審判過程,並對法官提出建言。但建議終究只是建議,要怎麼判仍舊是法官的職權。 說白了,這跟放一台攝影機直播審判過程幾乎沒有兩樣 。這麼弱的監督,怎麼可能扭轉恐龍法官的思維。

現在吵得紛紛擾擾的陪審、參審制度,在這背後我想有不少原因是法律人的菁英心態在作祟。當人民開始參與審判,就有人開始擔心,台灣人的法律素養不夠,無法做出準確判決。這就有點像是當年廢除國民大會之後,大伙開始討論是否要立即開放直接民選一樣。五屆總統下來,台灣民主雖然未臻成熟,但總算是一步步在前進。

既然把政治權利交付與民眾之後沒有問題,那同樣的道理, 就算民眾不懂法律,理性與是非判斷的能力總是有的,而那些杞人憂天的菁英們,未免也太自視甚高

在參審制度下,法官還是有透過權威去左右一般民眾意向的可能,或是難以跳脫出菁英 / 專家框架的窘境。要做到法律民主化,最終還是只有陪審團制度,才能讓斷罪的權利完全掌握在人民的手中,而法官僅僅是在有罪判決之後,運用法律專業進行量刑。

人民並不是被政府與菁英馴養的羊群,而是國家的主人。 如果說有人懷疑台灣民眾不夠成熟,不如去檢討我們的公民教育為什麼沒有成功 。蔡政府要為人民找回司法的信心,也找回民調的支持度,這場司法改革同樣得要堅持立場、步步為營。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Pixabay,CC0。)


2019 國際 CRM 趨勢高峰會,破解客戶管理與營收成長趨勢

全球創新 CRM 領導企業 SugarCRM 執行長 Craig Charlton 首度來台開講 用 AI、雲端、行動化科技加乘, 客戶管理應該要是一件簡單事 4/26 13:00,制定全新數位客戶管理創新視野,你不能錯過!>>> 點我報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