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畫 6 幅畫拿時薪 30 元很委屈?重點是台灣人「商業談判」能力太弱

你認為今天請設計師來做藝術作品可以值多少錢?

一名大學三年級的女生在 Dcard 上 Po 了文章 〈 原來是個大概時薪 30 的工作 〉(原文已刪除,連結為網友備份),原本是想趁暑假賺外快、累積經驗,透過父親介紹,到父親朋友經營的咖啡店彩繪牆面、玻璃和門,每天工作 5 到 6 個小時,前後花了近 2 個星期,最後完成了 6 幅畫作,約 14 平方公尺面積。

圖片截自 Dcard

2 個星期中只有一天沒有到店內工作,工作地點不僅限於室內,還得頂著夏日在咖啡店的外牆彩繪。以這位女大生之前接 case 的經驗,他曾經替一家髮廊畫門和形象牆,那位老闆最後林林總總付了兩萬元。而這次,女大生認為總面積大概是前一個 case 的 4 倍,一樣都是在室外,台北又熱,查完行情價、和親友討論完最後認為八萬至十萬是合理價錢。

沒想到對方開價 3000,換算成時薪大約 30 元。

女大生也在 Dcard 上說,因為是父親介紹的朋友,事前沒有講好價格是自己的問題,但想到對方有從事設計領域工作,對費用應該有個底。 沒想到老闆卻認為「沒有這個行情」、「畫太慢了」,最後還說「如果你覺得不舒爽,錢我會付,你可以來把它塗掉」,事後在  臉書的聲明  也是一樣的語氣(原文已刪除,連結為網友截圖)

有網友覺得八萬太扯,認為別人都不知道她哪位,還談行情價很不合理。

但也有網友覺得「開八萬太扯,但三千塊到底是⋯⋯?」、「熟人請幫忙一開始就要拉警報了」、「開 3000 千是把對方當乞丐吧」、「我的看法是雙方開價都偏離行情」

對,點到重點了:「雙方開價都偏離行情」,網友站在女大生、老闆兩邊討論,但兩者都在講同一個問題:台灣教育,甚至是整個社會,都不重視商業談判的學習和專業。

女大生的問題:沒有商業談判

網友在 Dcard 上第一句寫下了:「今來說個談錢好尷尬的故事。」台灣社會中有一種「恩情結構」,覺得要「恩恩相報」,談錢就是傷感情,但這樣的風氣本質上就是社會「創新殺手」。 在環環相扣的恩情氛圍內,難以培養出個性,更不用說進一步想談專業。

想讓自己的價值被看見最快的方法, 是要先學會商業談判,但從小到大台灣的教育都沒有教我們如何去溝通價值與價錢,而是告訴我們「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想要的東西,不管是價值、價格,其實都是溝通來的,當我們抱怨低薪時,除了社會結構問題、真的運氣超差遇到慣老闆之外,有沒有可能是事前因為害怕、無所適從、不知從何談起,而間接丟掉了為自己爭取的機會? 要做的是趕緊學會如何釐清自己手上的籌碼、自身能談判的價值,而不是被動等待社會的善意,或是天上掉下來的公平正義。

但連業主也沒有商業談判,他更是忽略「專業」的價值

雖然在台灣「免費設計」的觀念已經漸漸在網路上流傳,但許多人還是會有以下觀念:

朋友開飯店,你吃飯他收錢,理所當然。
朋友開文具店,買文具他收錢,理所當然。
朋友開服裝店,買衣服他收錢,理所當然。
但一旦這個朋友開始做設計、收錢,大家就會這樣說:「怎麼那麼吝嗇?你就畫幾筆也要收錢?」

當初設計台北市長柯文哲的競選 Logo 在競圖的時候,因為柯文哲要求比稿也應付費,而被當成是柯文哲「尊重專業」的優點。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臺灣已經變成要「先絞盡腦汁作出設計,然後再去碰運氣看自己能不能把設計賣出去」。

認為自己心裡有的價碼,應該一開始就先詢問,不是像老闆在聲明裡說的,看對方微笑就自以為彼此之間有個默契,沒有誰該是誰肚子裡的蛔蟲 ,對方是「年輕人」所以不懂,但老闆出社會幾年了,怎麼會想在沒有明確共識的前提下讓對方工作呢?

推薦閱讀

缺乏創新力的華人社會:充滿「恩情」的道德制約,結果誰都沒有做自己
一場六十萬的演講很誇張?從劉墉演講「使用說明書」中,看見台灣人遺忘的尊重專業
一個故事看台灣人「尊重專業」觀念倒退:40 年前落選設計圖都有八萬,現在卻要設計師免費「比稿」
一個設計師的告白:想出走台灣的不只是「紅點」,還有我們這群不被尊重專業的工作者
台灣年輕人為何你不憤怒?幫財團「降低法定勞動成本」,馬政府要大幅開放低薪白領外勞


2019 國際 CRM 趨勢高峰會,破解客戶管理與營收成長趨勢

全球創新 CRM 領導企業 SugarCRM 執行長 Craig Charlton 首度來台開講 用 AI、雲端、行動化科技加乘, 客戶管理應該要是一件簡單事 4/26 13:00,制定全新數位客戶管理創新視野,你不能錯過!>>> 點我報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