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協欠他一個道歉!一個致命疏失,讓這位天才泳將十年來背負使用禁藥的臭名

【為什麼關注這個議題】

台灣在世大運取得漂亮的成績,但在舉國歡騰之際,其實《國民體育法》正在如火如荼的展開修法,而這項法案通過,或許能夠有效拯救選手們脫離體協的魔掌。

還記得先前泳協爆出世大運女泳參賽名單黑箱事件嗎?這只是再次證明了台灣「體邪」存在一天,就會 不間斷地消磨台灣運動選手 的人生。例如現在我們要介紹的這位唐聖捷就是最血淋淋的例子。從小到大爭霸大小賽事,接近 200 面獎牌幾乎都是金牌。他是天生的泳將,卻因為泳協荒謬的疏失而斷送了選手生涯。

如果沒有體協的干擾,或許就能有更多的優秀選手可以在世大運上發光發熱,再也不必「相忍為國」。

(責任編輯:林芮緹)

10 年前致命疏失,泳協欠唐聖捷一個道歉!|面對未曾癒合的傷口,小捷勇敢為自己平反!《體育改革聯會》成立之初,泳將唐聖捷便主動參與,在 3 月 31 日的加速改革記者會中,與其他選手一起勇敢站出來,小捷之後就與體改聯團隊一起為體育改革努力。不過,我們過去沒有人知道,他曾經遭遇這樣的故事,竟然因為泳協一個離譜卻致命的疏失,斷送小捷 2008 年參加北京奧運的夢想,也毀了台灣一個極其優秀的選手。18 歲生日那天、2007 年 12 月 4 日,小捷收到一生難忘的生日禮物。亞洲泳協裁定他在四個月前的亞洲分齡賽,因為藥檢未過而被禁賽兩年,那場比賽的三面金牌與賽會紀錄也將因此被收回,而期間長達數月的申訴期,小捷完全沒有被通知,泳協還持續安排他出國比賽,比賽的藥檢結果也都正常。因為錯過重要的申訴期,導致禁賽裁定完全沒有轉圜餘地。根據小捷收到亞洲泳協的禁藥裁定書,上面明確標示 2007 年 9 月 23 日及 10 月 17 日都有發出給中華泳協裁定信函通知書,但泳協說他們沒有收到任何來自亞洲泳協的通知信函,其中到底是誰在說謊?至今,小捷都不知道事情到底怎麼回事。在禁藥烏龍事件的整個過程中,小捷因為他從來沒有做過的事,遭受泳界各種莫須有的羞辱,當時年僅 18 歲的小捷,獨自承受巨大壓力,情緒幾乎崩潰。小捷的父母也四處奔走,只為還他一個清白,卻不斷碰壁、求助無門。其實小捷早在 16 歲時就測出天生的睪固酮過高,泳界幾乎都知道此情況,泳協更應清楚了解選手的身體狀況。整起事件最該負責的泳協,卻連一句道歉都沒有,甚至沒有替他說任何一句公道話。弔詭的是,過了三個月,泳協又讓小捷重新恢復比賽,而他前一年在亞洲分齡賽的三面金牌也未被收回、創下的大會紀錄也沒被取消,事情來龍去脈到底如何,至今都是一團迷霧。如今,10 年過去,這件事成為小捷最不願面對、也未曾癒合的傷口。小捷是個極有天份的游泳選手,得知他在泳界過去創造的成績之後,體改聯團隊都覺得不可思議,有一次我們到小捷家,看到金牌填滿整個箱子,將近 200 面獎牌,包含大大小小國內外比賽,其中絕大部分都是金牌。他從國中開始,就一直稱霸臺灣泳壇的中長距離自由式(400、1500 公尺)。小捷 16 歲時,在全中運打破全國紀錄,成為臺灣 400 公尺自由式首位游進 4 分鐘的選手。同時,這個成績也讓他達標,入選 2006 年的杜哈亞運。如果沒有當年泳協的致命疏失,沒有人會對小捷進軍北京奧運有任何懷疑。「那年我高三,第一節下課學務處廣播,說有急事請我到學務處來一趟。然後當時我的教練,他告訴我『我收到了… 亞洲泳協寄來的… 禁賽的判決書…』我非常驚訝,當時我以為還有申訴的機會,因為我之前也被檢驗出,天生的睪固酮比較高。但是教練告訴我,那是最後的判定、最後的裁決書,所以我沒有任何申訴機會。當時我,非常的無助…覺得孤立無援…」「不過當時我以為,我還可以比賽。可是… 當我準備出賽的時候,我卻被泳協… 硬生生地從跳台上,他們說我不能出賽,所以我就被這樣被拉了下來。當時的羞辱感,我到現在還記得…」雖然事情過去已經 10 年了,不過每當小捷說起這段故事,幾乎是每說一次就哭一次,甚至再也不敢提起這件事情。泳協的嚴重疏失,對選手造成巨大的傷害,不只斷送了小捷從 5 歲起的選手生涯,小捷的人生,也一起被貼上禁藥的標籤。每個聽到小捷故事的人,都覺得匪夷所思,台灣體壇怎會出現如此嚴重的疏失,而且該負責的人,一句道歉都沒有。希望小捷的故事讓大家記住,臺灣的體制曾經用如此輕率、不負責的態度,去對待這麼一位潛力無窮、應該被珍視的選手。就像小捷說的,希望台灣不要再有第二個被污蔑、被做掉的唐聖捷。-💊【睪固酮小檔案】睪固酮是男性重要的合成性荷爾蒙,能幫助肌肉合成,有更多的肌肉,意味著在運動表現上更有優勢,所以睪固酮對運動員來說是相當重要的一種激素。因為睪固酮有這樣的效果,所以「施打」或「服用」睪固酮是一種作弊的行為,被世界反禁藥組織 (World Anti-Doping Association, WADA) 附屬單位檢出超過標準的話,就有可能以禁賽處分。然而,如果是「身體自己合成的睪固酮 (Endogenous)」,當然就不算作弊,就好像打籃球一樣,天生身高高就是有優勢,一位天生擁有較多睪固酮的運動員,也是一種天賦。 所以世界反禁藥組織發展出一套方法,判斷選手是天生睪固酮高,還是外加施打或服用睪固酮導致超標。 當選手被驗出睪固酮超過平均標準的時候,選手有權利要求進一步檢測,可以透過對照過去的藥檢資料,或是短期內重複檢驗來確認是否有問題。如果選手在過去、以及近期重複檢驗中都顯示睪固酮較高,就有可能是自然分泌的睪固酮。另外,在賽前蒐集的尿液樣本會被分裝在兩個不同的瓶中,俗稱 A 瓶以及 B 瓶,第一階段被驗出異常,選手也可以要求檢驗 B 瓶樣本,以釐清 A 瓶是否有被有意人士掉包。更直接的證據可以透過碳 13 同位素標定法,來確認是否有補充額外睪固酮。總之,收到檢驗結果異常的通知之後,選手有非常多的途徑跟方式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泳協聲稱沒有收到亞洲泳協的通知,這樣的疏失讓唐聖捷的權益受到莫大損害。🎬《體育改革聯會》訪問影片:goo.gl/UmAFgJ

Posted by Fair Game!TAIWAN!體育改革聯會 on Wednesday, August 9, 2017

 

文/Fair Game!TAIWAN!體育改革聯會

《體育改革聯會》成立之初,泳將唐聖捷便主動參與,在 3 月 31 日的加速改革記者會中,與其他選手一起勇敢站出來,小捷之後就與體改聯團隊一起為體育改革努力。不過,我們過去沒有人知道,他曾經遭遇這樣的故事,竟然因為泳協一個離譜卻致命的疏失,斷送小捷 2008 年參加北京奧運的夢想,也毀了台灣一個極其優秀的選手。

18 歲生日那天、2007 年 12 月 4 日,小捷收到一生難忘的生日禮物。亞洲泳協裁定他在四個月前的亞洲分齡賽,因為藥檢未過而被禁賽兩年,那場比賽的三面金牌與賽會紀錄也將因此被收回,而期間長達數月的申訴期,小捷完全沒有被通知,泳協還持續安排他出國比賽,比賽的藥檢結果也都正常。

因為錯過重要的申訴期,導致禁賽裁定完全沒有轉圜餘地。

根據小捷收到亞洲泳協的禁藥裁定書,上面明確標示 2007 年 9 月 23 日及 10 月 17 日都有發出給中華泳協裁定信函通知書,但泳協說他們沒有收到任何來自亞洲泳協的通知信函,其中到底是誰在說謊?至今,小捷都不知道事情到底怎麼回事。

在禁藥烏龍事件的整個過程中,小捷因為他從來沒有做過的事,遭受泳界各種莫須有的羞辱 ,當時年僅 18 歲的小捷,獨自承受巨大壓力,情緒幾乎崩潰。小捷的父母也四處奔走,只為還他一個清白,卻不斷碰壁、求助無門。

其實小捷早在 16 歲時就測出天生的睪固酮過高,泳界幾乎都知道此情況,泳協更應清楚了解選手的身體狀況。整起事件最該負責的泳協,卻連一句道歉都沒有,甚至沒有替他說任何一句公道話。

弔詭的是,過了三個月,泳協又讓小捷重新恢復比賽,而他前一年在亞洲分齡賽的三面金牌也未被收回、創下的大會紀錄也沒被取消,事情來龍去脈到底如何,至今都是一團迷霧。

如今,10 年過去,這件事成為小捷最不願面對、也未曾癒合的傷口。

小捷是個極有天份的游泳選手,得知他在泳界過去創造的成績之後,體改聯團隊都覺得不可思議,有一次我們到小捷家,看到金牌填滿整個箱子, 將近 200 面獎牌,包含大大小小國內外比賽,其中絕大部分都是金牌。 他從國中開始,就一直稱霸臺灣泳壇的中長距離自由式(400、1500 公尺)。小捷 16 歲時,在全中運打破全國紀錄,成為臺灣 400 公尺自由式首位游進 4 分鐘的選手。同時,這個成績也讓他達標,入選 2006 年的杜哈亞運。

如果沒有當年泳協的致命疏失,沒有人會對小捷進軍北京奧運有任何懷疑。

「那年我高三,第一節下課學務處廣播,說有急事請我到學務處來一趟。然後當時我的教練,他告訴我『我收到了… 亞洲泳協寄來的… 禁賽的判決書…』我非常驚訝,當時我以為還有申訴的機會,因為我之前也被檢驗出,天生的睪固酮比較高。但是教練告訴我,那是最後的判定、最後的裁決書,所以我沒有任何申訴機會。當時我,非常的無助…覺得孤立無援…」

「不過當時我以為,我還可以比賽。可是… 當我準備出賽的時候,我卻被泳協… 硬生生地從跳台上,他們說我不能出賽,所以我就被這樣被拉了下來。當時的羞辱感,我到現在還記得…」

雖然事情過去已經 10 年了,不過每當小捷說起這段故事,幾乎是每說一次就哭一次,甚至再也不敢提起這件事情。泳協的嚴重疏失,對選手造成巨大的傷害,不只斷送了小捷從 5 歲起的選手生涯,小捷的人生,也一起被貼上禁藥的標籤。

每個聽到小捷故事的人,都覺得匪夷所思, 台灣體壇怎會出現如此嚴重的疏失,而且該負責的人,一句道歉都沒有。 希望小捷的故事讓大家記住,臺灣的體制曾經用如此輕率、不負責的態度,去對待這麼一位潛力無窮、應該被珍視的選手。 就像小捷說的,希望台灣不要再有第二個被污蔑、被做掉的唐聖捷。

?【睪固酮小檔案】

睪固酮是男性重要的合成性荷爾蒙,能幫助肌肉合成,有更多的肌肉,意味著在運動表現上更有優勢,所以睪固酮對運動員來說是相當重要的一種激素。

因為睪固酮有這樣的效果,所以「施打」或「服用」睪固酮是一種作弊的行為,被世界反禁藥組織 (World Anti-Doping Association, WADA) 附屬單位檢出超過標準的話,就有可能以禁賽處分。

然而,如果是「身體自己合成的睪固酮 (Endogenous)」,當然就不算作弊,就好像打籃球一樣,天生身高高就是有優勢,一位天生擁有較多睪固酮的運動員,也是一種天賦。 所以世界反禁藥組織發展出一套方法,判斷選手是天生睪固酮高,還是外加施打或服用睪固酮導致超標。

當選手被驗出睪固酮超過平均標準的時候,選手有權利要求進一步檢測,可以透過對照過去的藥檢資料,或是短期內重複檢驗來確認是否有問題。如果選手在過去、以及近期重複檢驗中都顯示睪固酮較高,就有可能是自然分泌的睪固酮。

另外,在賽前蒐集的尿液樣本會被分裝在兩個不同的瓶中,俗稱 A 瓶以及 B 瓶,第一階段被驗出異常,選手也可以要求檢驗 B 瓶樣本,以釐清 A 瓶是否有被有意人士掉包。

更直接的證據可以透過碳 13 同位素標定法,來確認是否有補充額外睪固酮。

總之,收到檢驗結果異常的通知之後,選手有非常多的途徑跟方式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泳協聲稱沒有收到亞洲泳協的通知,這樣的疏失讓唐聖捷的權益受到莫大損害。

?看更多《體育改革聯會》訪問影片

也許你還會想看這些文章

敢黑我就讓大家排擠你!泳協被爆黑箱竟這樣處理:世大運女泳僅剩一人可出個人賽
【偉哉 ROC 體協】有沒有國手不但自費參賽,機票票根還要給體協報帳自肥的八卦?
基層老師揭開泳協黑暗:選手從小成績未達標就要被「追討罰款」,這條路誰走得下去?
【泳邪蒸蚌】動作犯規、姿勢不正確都要被罰錢,選手被「全球唯一罰款制度」逼得放棄游泳

(本文經原作者 Fair Game!TAIWAN!體育改革聯會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10 年前致命疏失,泳協欠唐聖捷一個道歉!|面對未曾癒合的傷口,小捷勇敢為自己平反!〉。)


2019 國際 CRM 趨勢高峰會,破解客戶管理與營收成長趨勢

全球創新 CRM 領導企業 SugarCRM 執行長 Craig Charlton 首度來台開講 用 AI、雲端、行動化科技加乘, 客戶管理應該要是一件簡單事 4/26 13:00,制定全新數位客戶管理創新視野,你不能錯過!>>> 點我報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