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和諧平等的日本,歧視問題可能比誰都嚴重:這 300 萬「部落民」被當作社會的穢物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在台灣人眼中,日本文化總是看起來特別美好。但許多人或許很難想像,直到 21 世紀的今日,日本都仍然存在著嚴重的階級歧視問題——「要分手就殺你」、「沒有常識」、「野蠻」,這是今天的日本仍然存在的部落民。

在網路搜尋關鍵字,都可以發現他們不論求職、結婚、生子、找願意租給他們的房子都有困難。就像印度的種姓制度,他們的血緣和其他日本人沒有任何不同,卻因為過去封建時期的階級制度,而成為社會眼中的穢物……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 楊陽

什麼,日本人對日本人也有歧視嗎?相信大多數人和筆者一樣反應。新聞媒體上報導是日本是單一民族,團結齊心,一億中流的感覺。筆者來東京留學最初幾年也是所見之處一片平等互敬的氣象。

後來筆者去了大阪工作,結識了一個曾經在上海留過學的日本朋友小枝。由於彼此對對方文化都有一定瞭解,我們很快變得熟絡起來。有一天,他開車帶我去參加一個日本年輕人的聚會,車子經過大阪日本橋的一片低矮住宅區,他的神情突然嚴肅起來,小心的繞道過去,我很詫異,後來小枝和我用異樣的眼神說這裡住的是部落民,同和地區,不小心碰到會糾纏不清,我們因為趕時間我就沒有在意。

後來公司聚會,大家聊某某人,作為唯一的外國人,讓我感覺吃驚的事情出現了:一個公司前輩,當大家面說日本現在很多人生活不能下去,還用嘲諷的口氣說某某的地方出來的人,結不了婚,也找不到工作,我清晰的聽到三字, 部落民 。其他人也如恍然大悟一樣哈哈笑起來。

還有一個事件讓我印象深刻,我工作之餘,開始在國際交流中心教日本人中文,期間認識了一個叫佐藤的日本老頭。

由於我們都聊喜歡歷史,三國志之類的,所以關係很好,無話不談,也經常一起喝酒。有一次他和我說起他動盪的一生,年輕時候他就在九州的三菱工廠清掃過車間。後來幹了幾年又去了北海道牧場去喂馬,漫天大雪他牽著馬出去喂,回來還要給每匹馬清掃全身,淩晨三四點才能睡,早上天還沒亮就要起來,沒有週末,他形容那個生活是地獄。最後同樣從他嘴裡聽到了「部落民」這三個字。

後來才知道,原來日本表面上沒有階級之分,看似是一個和諧的社會,不過事實上當地仍隱藏了封建社會遺留下的階級制度。

一直到今天,仍有部分日本人不願與「賤民」階級後代通婚、打交道。部落民在日本社會裡,沒有上升通道,在就職,結婚方面有很多歧視。

日本是島國,相比較於其他國家更容易形成同質化社會。這樣的社會裡面必然會有一些異己分子,在同質化且內向的社會中生存,異己分子必然沒有空間,於是就是被集體歧視。

還有一個日本人聽之色變的詞:「村八分 」。 這是日本傳統中對於村落中 破壞成規和秩序者進行消極的制裁行為 的俗稱。

村八分的內容是將人們共同生活的十件重要事情中,除了協助埋葬(屍體放置的話會有屍臭甚至引發傳染病),以及滅火(置之不理的話會延燒)這兩件事情如果置之不理會將造成他人困擾外,剩下的八件事情(成人禮、結婚、生產、照顧病人、房屋改建、水災時的照顧、每年的祭拜法事、旅行)完全不進行交流及協助。

歷史 :鮮為人知的部落民——日本良賤制度

當七世紀末日本執行律令制時, 人民分良賤兩種,賤民稱為五色之賤 (陵戶、官戶、家人、公奴婢、私奴婢),這種分別是因登記戶籍形成。五色之賤在封建時代稱為部落民,當中包括 「穢多」和「非人」。

日本部落民在人種上和日本人沒有什麼區別。 部落民的形成來源於日本幕府統治時期,當時,當權者把社會分成許多階層,地位最低的奴隸就成為今天的部落民。

穢多(左)、非人(右)

部落民大都住在貧窮的少數民族居住區裡。普通人選擇結婚物件時,都怕對方有部落民血統。

部落民是過去封建時期賤民階級的後代,主要從事 被認為是宗教上「不潔」的工作, 而且他們傳統上居住在對外隔絕的村莊或貧民區(多不適於農耕),分為非人與穢多。 非人多數是乞丐、算命、監獄看守,穢多則是處理與死亡有關的工作。 穢多乃成形于平安時代、確立于江戶時代,雖然該稱呼廢止於明治時代,但現代日本人對此蔑稱帶有「士農工商之外的最下層身分」的歧視。

明治時代的日本賤民

關西大學講師上杉聰認為,鎌倉時代奈良和京都對於穢多便出現歧視,室町時代的歷史文獻更出現「不要跟卑賤者結婚,一旦弄髒血液的話就無法乾淨,穢多的子女永遠還是穢多」等歧視性字句。

雖然穢多的起源有各式各樣的說法,但是跟非人的差別為世襲制,子女必須繼承父母的職業。

還有一部分部落民來源於罪犯。

江戶時代罪犯手臂上有刺青的,稱為江戶手臂,手臂上的「二條線」代表的是初犯;「三條線」是再犯。另外稱為「京都手臂」的是刺青二個 5 釐米左右的長度的斜線「╲╲」。「佐渡手臂」是「サ」形文字。「紀州手臂」是文字「惡」。「長州手臂」是「◇」形式的刺青……線條越粗說明給予罪犯的痛苦越重。

很多犯罪的人被流放到深山交通不便和生活條件較差的地方,與正常社會隔絕。他們的孩子長大結婚也只能和同村的人結婚,外面的社會的人是不願意和他們結婚的。筆者有幸去過一次崗山縣津山市實地考察過當地差別部落遺址。

這裡所說的部落階級的人們,在當今社會也保留了很多遺跡。和日本人喝酒聊天他們也會無意中說起這些。京都的很多街區也是類似平民窟一樣,歷史上那些地方曾經是差別部落所居住的。

上圖為部落解放同盟的網頁

部落解放同盟,是日本的一個政治團體。該組織的目的是尋求廢除日本社會對部落民的歧視。部落解放同盟的前身是大正民主期間成立的全國水準社。 該組織尋求部落民與其他日本人地位平等。

開展部落民解放運動的一個組織負責人表示, 如今部落民仍然在就業、結婚等許多方面受到歧視。這些歧視更多的是心理上的,看不見摸不著,只能感受到。 日本人心靈深處潛藏著對部落民的歧視心理。

部落民要求解放和抵制歧視的運動早在戰後不久就已經開始了,他們要求政府制定法律保護部落民的人權,要求教科書納入有關部落民歷史內容,增加人們對部落民的理解,他們把這一教育稱為「同和教育」,把部落民問題也稱為「同和問題」。

日本目前出身於所謂「部落民」的約有 300 萬,但是敢於明確自己身世的只有 20 萬。 由於部落民早年生活在被指定的區域和村落,因此這一區域就成為部落民無形的「身份證」,有的部落民為了避人耳目,在買月票時,故意買到前一站或後一站,為的是不讓人一眼識破自己是部落民。然而,部落民要求平等,要求排除歧視的呼聲從來沒有停止。

歧視心態根深蒂固

1871 年日本的封建階級制度廢除,部落民被合法的解放;但是,這沒有減少社會對他們的歧視,以及改善他們的生活水準。他們一般很難進入好學校或大學,在日本的一些地區,對部落民就業(大公司一般不願招聘他們)、結婚、同住一棟公寓等的歧視仍然存在;一般人結婚前也查清家譜保證對方沒部落民血統。

《部落解放全國聯絡協議會》會長久保重倉說,歧視變得越來越隱蔽,甚至連歧視者本身都沒有察覺,這是因為在日本人心靈深處潛藏著根深蒂固的對部落民的歧視心態。

部落民解放運動不僅要求社會改革,同時也面向部落民自己。年齡在 50 歲以上的部落民當中,文盲很多,這是因為他們當時沒有受教育的權利。

部落民的人數根據不同的來源有不同的數字。根據日本政府在 1993 年做的調查報告,日本有 4533 個同和地區(被規劃來同化的部落民社區),主要分佈於西日本,總共有 298385 戶、892751 人。每個社區從少於 5 戶到多於 1000 戶都有,平均為 155 戶。大約四分之三位於鄉村地區。對於部落民的歧視各地區不同。

「部落民解放聯盟」調查,目前在日本約有 6000 個部落民村莊,總人口將近 300 萬。以東京為例,由於新移民非常多,因此原來部落民群居的區域也逐漸模糊,僅一成當地民眾表示,不願意讓子女與部落民後代結婚,近半數表示無所謂;不過,在關西地區如京都、大阪,部落民的差別問題仍較嚴重。

聯盟人員表示, 現在仍有不少人私下購買「部落民」的姓氏與居住地區手冊,多用來調查未來女婿及媳婦的出身背景,「這是現今最嚴重的歧視,甚至因此而產生殉情自殺的悲居。」

種族歧視根深蒂固 日本缺乏實際行動

印度種姓制度中的賤民和日本的穢多一樣,也是處理皮革、屍體的低下階層。

他們被視為不可接觸的人,絕對禁止與其他種姓接觸,甚至常發生賤民因接觸其他種姓而遭到虐待、殺害的事情。至今在印度仍有不少人對賤民存有偏見,看來日本的歧視階層和印度是相通的。

聯合國官員迪埃內調查結束後,在東京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表示,日本的種族歧視「根深蒂固」,而令他「震驚和不安」的是,日本政府缺乏實際行動,未能遏制住國內的排外情緒。

日本國內表面的人權平等,檯面下的歧視仍存在,而這樣的烙印也難以消除。

以下節選近幾年日本網友對日本部落民的比較有代表性的評論:

關於和部落民交往和結婚:

覺得部落民不勞而獲:

對非人和穢多的認識:

推薦閱讀

印度大選將出現賤民階級總統——甘地也解決不了的種姓制度會在 21 世紀瓦解嗎?
21 世紀了,印度還有種姓制度嗎?用我認識的五位印度青年真實人生告訴你
【台灣明年可以參考嗎】日本電視台的選舉報導廢到笑,爆料候選人的糗事讓你保證知道要選誰

(本文經合作夥伴觀察者網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楊陽:日本也有“賤民”?聽我給你揭秘傳說中的“部落民” 〉。)


2019 國際 CRM 趨勢高峰會,破解客戶管理與營收成長趨勢

全球創新 CRM 領導企業 SugarCRM 執行長 Craig Charlton 首度來台開講 用 AI、雲端、行動化科技加乘, 客戶管理應該要是一件簡單事 4/26 13:00,制定全新數位客戶管理創新視野,你不能錯過!>>> 點我報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