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就是這樣對待「異議人士」:他只不過寫詩、編詩集,就被當「非法經營」抓起來

【為什麼關注這個議題】

劉曉波逝世已經一個月,即便吸引了全球的關注,中國人權仍然在高牆下看不見一絲希望。

有這麼樣一位詩人,他隱居到中國的小鄉村,就是想在「一個謊言密布的國度裡」圖個安寧。然而,只是因為他在劉曉波逝世時聲援了劉曉波,就成了中國的眼中釘,連和藝術家們舉辦免費藝術展都能夠用「非法經營罪」將他逮捕入獄。

什麼?你說免費藝術展覽哪裡非法「經營」?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畢竟中國唯一的法,就是共產黨。

(責任編輯:林芮緹)

Pedro Ribeiro Simões, CC Licensed

【BuzzOrange 報橘徵才中】你認為台灣政策、社會議題應該有更好的討論方式?加入我們吧 >> 徵才細節

文/ 羅世宏

上個月下旬去了趟廣州,期間有機會與當地老友浪子(本名吳明良)敘舊, 他當時剛剛結束 10 天的行政拘留。這次見面後不到一個月,日前又聽聞他再度被警方拘捕。

在全球 140 個國家擁有 60 萬會員的國際記者聯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 簡稱 IFJ)已於日昨發表 抗議《中國警方無理拘押詩人》的公開聲明 ,香港《明報》、《蘋果日報》、《東網》及美國之音、自由亞洲電台等媒體也已密集關注報導此事。

浪子是中國大陸資深媒體人,曾經任職《南方都市報》,也參與創辦重要的民間刊物《市民》,更是一位知名詩人和跨界藝術策展人。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其實是一位不求名利、與世無爭的「閒人」,刻意選擇在藝術家聚集的廣州古老村落(小洲村)安家落戶,過著主流體制之外的自我放逐式生活。

他曾對我說,他選擇「退守」到小洲村,過著泡茶、聽音樂、讀書和寫作的閒適日子,是因為小洲村可能是「廣州最後一塊能夠自由呼吸的地方」,也因為身處在中國當下這個「無法定義的時代」,生活在「一個謊言密布的國度裡」,雖然什麼都不能做,做什麼都不對,但愛自由的他至少可以在自我放逐的小村落裡「保守內心、重新做回自己」。

為什麼?為什麼這位已經選擇自我退守到小村落的詩人最近不斷遭逢牢獄之災?

一連串麻煩的真正原因

今年 6 月下旬在劉曉波病危之際, 他參加了呼籲中國大陸當局釋放劉曉波並送海外就醫的連署,還接受香港有線電視訪問。 劉曉波辭世後,他在香港《明報》發表 紀念劉曉波的詩《我們從來不怕道路黑暗漫長》,並協助收集各界紀念劉曉波的詩歌 ,參與有可能在台灣出版的這本紀念詩集的編輯工作。很明顯,這是詩人浪子最近一連串麻煩的真正原因。

然而, 參與人道呼籲的連署,接受香港媒體訪問,寫一首紀念劉曉波的新詩,甚至協助收集並編輯劉曉波紀念詩集,到底何罪之有? 即使依據中國大陸的法律,這些行為本身也不是什麼非法活動,何以導致詩人在一個多月內兩度被拘捕關押?

當然,中國大陸的公權力對付「不夠聽話」的人士,總是可以找到各種藉口和手段。 最近幾年最常使用的法律工具,除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之外,還有「尋釁滋事罪」和「非法經營罪」。 這次浪子面對的就是所謂「非法經營罪」的迫害。

先說詩人浪子先前被行政拘留 10 天的緣由。最近見面的時候,豁達的他沒有多談他的牢獄之災,幾經詢問方知:6 月下旬,就在浪子參加連署並接受香港媒體訪問之後,警方先是私下施壓房東想把浪子從小洲村的租屋處趕走未果,接著 未經同意就直接在浪子的租屋處裝設 CCTV 監視器 (而且用的還是他的電!),真的是到了「侵門踏戶」的程度。浪子抗議無效,乃憤而將警方的腳踏車推倒。於是,被警方以毀損公共財物的理由送進看守所,關押了 10 天。

出來沒多久,8 月 8 日那一天,海珠區文化局文化稽查大隊突襲浪子住處,說是接獲「群眾舉報」,逕行查扣他先前策展時在展覽現場供參觀訪客取閱的一批展覽圖冊(內含詩文、版畫、書法和油畫)。十天後,浪子被傳喚到廣州海珠區華洲派出所, 警方指控他這批展覽圖冊沒有「准印證」和「書號」,認定屬於「非法出版物」,旋即再度以涉嫌「非法經營罪」關押。

必須勇於挺身捍衛

根據中國大陸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違反國家規定,出版、印刷、複製、發行…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擾亂市場秩序的非法出版物,情節嚴重的」,可依照刑法第 225 條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最高可處 5 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易科或併科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

這種罪名最近幾年已多次用在大陸許多異議人士身上,包括郭飛雄、沈勇平和郭玉閃等人,也包括在香港經營政論雜誌的王建民和咼中校等人。這次用在詩人浪子身上同樣是荒唐至極,因為浪子那場名為「一種開端」的跨界藝術策展活動,所有參與的藝術家-包括油畫家沈科、書法家朱來扣和版畫家胡杰等人,胡杰另以《尋找林昭的靈魂》等獨立紀錄片享譽國際——

都是無償參與藝術創作活動,而且展覽現場供人自由免費取閱的展覽圖冊也 沒有任何「危害社會秩序」、「擾亂市場秩序」或「牟取非法利潤」的主觀意圖和客觀事實,與警方所謂的「非法經營」根本扯不上任何關連!

身處解嚴已屆 30 周年、《出版法》也已廢除近 20 年的台灣,我們可能很難想像,大陸公民的言論和出版自由受到了多麼大的箝制和剝奪! 詩人浪子這次遭遇的劫難,應該會讓我們更珍惜台灣言論與出版自由的彌足珍貴,必須勇於挺身捍衛,也有責任和國際記者聯盟一樣,關注和捍衛中國大陸詩人浪子的藝術創作和策展自由。

眼下的中國大陸,邁向自由的道路可謂黑暗漫長,但和大陸很多人一樣,詩人浪子無所畏懼,正如他在最近這首紀念劉曉波的詩歌中寫道:

我們從來不怕道路黑暗漫長
微笑著出發,哪怕兩手空空
一去不返。在未知的城市
我們像人群一樣孤立,散播
走失的消息,森林被砍伐
荒原被耕種,熾熱的心靈
一再被冰封。冒著無端的青春
或毀滅的危險,我們擁有
另外的一些,卻恍如負傷的大雁
從不知往何處飛翔
那些輪迴所映照的,自由的歌聲
成為可能的歸途,在黑暗中升騰
徜徉,發出含糊的夢囈:我們
從來不怕道路黑暗漫長

你也許還會想看這些文章

揭露中共醜惡獨裁面孔,讓世人一窺中國高牆後的真實世界——中國異議作家長平的流亡歲月
我為何不相信黨?走過大饑荒與文革,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揭露中共隱瞞的血腥暴政
得了糖尿病卻不准醫,他遭拘禁兩年活活病死…… 揭開中共殘酷政權下「劉曉波們」的故事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羅世宏專欄:一名中國詩人的牢獄之災 〉。)


2019 國際 CRM 趨勢高峰會,破解客戶管理與營收成長趨勢

全球創新 CRM 領導企業 SugarCRM 執行長 Craig Charlton 首度來台開講 用 AI、雲端、行動化科技加乘, 客戶管理應該要是一件簡單事 4/26 13:00,制定全新數位客戶管理創新視野,你不能錯過!>>> 點我報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