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季全專欄】拿吳三桂比喻一卡通入侵北捷的秦議員,你忘了台灣是「一個」國家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悠遊卡公司最近因為無法進入高捷體系,和高捷隔空開火。台北市議員秦慧珠昨天(26 日)質詢時,點名三位開放一卡通讓悠遊卡、北市民吃虧的台北市「吳三桂」,分別是北市長柯文哲、交通部長賀陳旦、前悠遊卡公司董事長戴季全。

然而,用引清兵入關吳三桂,形容北捷和高捷之間的情形,真得恰當嗎?(責任編輯:黃靖軒)

文/戴季全

我還在悠遊卡的時候,曾經和秦慧珠議員與當時的交通委員會一起到日本考察。秦慧珠議員私下非常溫和有禮,待人誠懇而謙虛,完全不會擺出少數議員的排場或臉色。在日本考察的那幾天,秦慧珠議員私底下對政治與政策的討論是開放、理性並兼顧人情的,這些都曾經讓我印象深刻。

因為這樣的歷史緣故,今日看到秦議員針對悠遊卡質詢所提出的 說法 不免感到詫異。雖然離開悠遊卡已經很久時間,既然秦議員對於這個議題有了新的看法,也點名我個人當時的作為,我想我有責任嘗試做出一些想法上的釐清,供各位與社會大眾參酌:

一、悠遊卡公司的股權結構非常扭曲。表面上民股過半,偏向以股東利益為優先的民間肄業;但由於悠遊卡的民股幾乎都是政府高度管制的行業,其中又以金融和交通業為主,導致政府在股權比例未過半的狀況下,卻能實質控制這間公司。

在這樣的架構下,悠遊卡的預算雖然規範上不用受市議會監督核可,但市議會一直強力監督與看管。這一點我是贊成的,並且需要合先敘明。

在這個前提下, 我在擔任悠遊卡董事長期間所設定的目標,便是在不違背公共利益的前提下,盡量放大公司利益。在悠遊卡公司真正民營化回到市場競爭之前,本質上就是一個公營事業。

二、於是問題變成,不違背哪一個公共利益?國家的公共利益,還是台北市的公共利益?我決定以國家的公共利益優先,我認為台北市和高雄市是同一國,所以,我設定的戰略,是在雙卡互通的前提下,盡量放大悠遊卡的商業利益。

三、 落實在通路拓展上,便是加速悠遊卡與其他城市的支付互通協議,除了高雄市,我當時推動了與上海市,並準備與新加坡、香港、東京、首爾等城市的交通票證合作。同時與 Apple pay 及 Samsung pay 洽談悠遊卡的虛擬化。

四、在行銷上,也要為悠遊卡即將面臨的、來自全球的競爭做準備。包括一卡通進入北捷、感應信用卡進入北捷、與最恐怖的 apple pay 進入北捷。

強大外敵環伺,這是為什麼當時悠遊卡會採取激進行銷的前提。也因此,當時決定調整原有的行銷預算配置,把一年支付與補貼給超商與量販通路上億的行銷資源,調整至其他具時效戰略性的戰場。其中最重要的一環,就是高捷。

對我來說,悠遊卡公司補貼高捷儲值設備約兩千萬的費用,不到補貼超商每年購買咖啡的一半。 我視為進入高雄市這個巨大通路的成本,判斷上我認為是值得的,並且可以長期擴大悠遊卡的市佔率優勢,為接下來的虛擬金融大戰做準備。在當時,我還積極推動與各縣市市民卡的合作,包括桃園市、台中市、新竹市,當然還有台北市。

記名化、虛擬化、行動化,是我當初設定給悠遊卡的方針,悠遊卡是智慧城市的鑰匙。兩年過去了,我現在仍然認為這樣的策略是正確的。

這是當時作為一個經營者、且作為一個不只要帶領悠遊卡迎向國際市場挑戰,還要積極拓展長期商機的經營者,所作的思考與決策脈絡。即使後來不在其位,在事過境遷的現在重新被提起,依然有責任給予社會交代。

同時,我也非常歡迎各種討論與指教,台灣是個小國,沒有條件鎖國。

我反對禮貌的失敗主義,更反對不禮貌的失敗主義。我不僅想打入高雄市場,我還想打進上海和新加坡、香港、日本市場,二十一世紀全球都是市場了,把吳三桂這個概念放在台北與高雄間,我想是不恰當的。台灣是「一個」國家。

秦慧珠議員,如果我可以是吳三桂之一,妳也可以是劉姥姥的一種。政策的確需要大量討論,但戲劇性,也許一些些就足夠了。

台灣的民主社會,戲真的演得太多、也太久了。

(本文提供合作對象轉載。首圖來源:billy1125 CC licensed)

推薦閱讀:

【投票】未來可能無法再用悠遊卡搭公車,你支持改成「一卡通」嗎?
一張悠遊卡,一面照妖鏡,照出了我們這個社會的偽善
偽善沒有極限的超商:拒絕上架女優悠遊卡,卻大搖大擺賣著色情書刊


2019 國際 CRM 趨勢高峰會,破解客戶管理與營收成長趨勢

全球創新 CRM 領導企業 SugarCRM 執行長 Craig Charlton 首度來台開講 用 AI、雲端、行動化科技加乘, 客戶管理應該要是一件簡單事 4/26 13:00,制定全新數位客戶管理創新視野,你不能錯過!>>> 點我報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