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能當上帝嗎?】試管嬰兒、器官移植從撻伐到被接受,基因編輯為何被科學家聯名反對?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基因編輯嬰兒事件已被中國下令停止,但我們不妨藉此機會討論這個未來無法避免的事實。

基因編輯並不是創新科技,器官移植、試管嬰兒近年來也被視為合情合理,基因編輯嬰兒到底是跨越了人類社會哪個底線,導致科學家群起聲明反對?而他們的反對以長遠來看是否合理呢?(責任編輯:陳伯安)

本文經授權轉自公眾號量子學派( IDquantumschool)本文作者: 德布羅意

2000  年  月 26  日,同「曼哈頓」原子彈計劃、「阿波羅」登月計劃被並稱為自然科學史「三大計劃」的「人類基因組計劃」(Human Genome Project, HGP)宣佈有了突破性戰果 —— 人類基因草圖誕生,含  萬到 10  萬個基因,由 30  億個鹼基對組成,分布在細胞核的 23  對染色體中的人類基因組遺傳密碼被基本破譯。決定人類生老病死的「天書」,第一次由人類自我掌控,人類成為自己的上帝。

這次在深圳所公佈的世界首例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的出現,不過是「人類基因組計劃」結出一個小小的果實。

超人壓迫普通人,基因編輯恐導致社會階級走向極端

「人類基因組計劃」被破譯後,我們可以想像兩個截然相反的場景:

向左一步是「天使」:

這是一個「基因編譯」的美好的時代,人類在城市和原野上空飛翔,藍天和白雲是我們散步的花園,我們還將像魚一樣潛游在海底,與海豚一起並肩衝浪,並且可能有上千歲的壽命來享受這一切。

如果人類改造基因可以實現,完全可以預見不遠的將來,在公交車站偶遇綠巨人,邂逅蜘蛛俠,甚至在自家窗台看到超人在大樓間飛檐走壁。

向右一步是「魔鬼」:

部分人可能首先發明「基因武器」,根據人類的基因特徵選擇某一個種族群體作為殺傷對象。

每一種基因就像一把特製的鎖,只有研制者才知道它的遺傳密碼, 對方是很難知道其密碼而加以防治的。這就使得基因武器比常規武器更具有危險性。 只要將基因武器噴灑到空氣中,或者倒入飲用水里,就能讓成千上萬人死亡。

就算不發生上面的極端事件,但有一種情況很可能出現:

如果允許基因操作,是否會出現一個特權階層,裹挾科學家、財團,以造物主自居,對這些新人類進行奴役?新人類是否可能以完美的生物為名,對自然人進行清洗?人類的基因改造可能會成為這個星球上無盡爭端的禍根。

基因編輯技術並非創新,嬰兒事件跨越了人類哪條界線?

如果技術完美,我們可以創造新生物嗎?

世界首例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

這裡的「基因編輯嬰兒」指的是什麼?是指 利用  CRISPR  基因編輯技術修改受精卵或早期胚胎基因 。這個技術以前也有很多研究者做過,但是都會在胚胎發育極早期就中止。讓修改過的胚胎完全發育直到誕生,這是第一次。

這次事件值得好好回味,這麼厲害的事情,愛國情懷竟然還沒有完全開始發酵,短短四個小時內竟然馬上有 122  位科學家共同簽署「科學家聯合聲明」,這聯名速度怎麼會這麼快?到底誰在後面操盤?

我們暫時不管這些細節,看一下聯名發佈的大致內容:

進行基因人體實驗,只能用「瘋狂」來形容。CRISPR  基因編輯技術準確性及其帶來的脫靶效應科學界內部爭議很大,在得到大家嚴格進一步檢驗之前直接進行人胚胎改造並試圖產生嬰兒的任何嘗試都存在巨大風險。

而科學上此項技術早就可以做,沒有任何創新及科學價值,但是全球的生物醫學科學家們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為脫靶的不確定性、其他巨大風險以及更重要的倫理及其長遠而深刻的社會影響。 這些在科學上存在高度不確定性的對人類遺傳物質不可逆轉的改造 ,就不可避免的會混入人類的基因池,將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在實施之前要經過科學界和社會各界大眾從各個相關角度進行全面而深刻的討論。

確實不排除可能性此次生出來的孩子一段時間內基本健康,但是 程序不正義和將來繼續執行帶來的對人類群體的潛在風險和危害是不可估量的。

潘多拉魔盒已經打開,我們可能還有一線機會在不可挽回前,關上它。

這個聲明說的是基因編輯不夠完美,所以他們反對,那如果有一天,人類可以完美的進行基因編程呢?

當分子生物學對生物大分子的操縱和解析技術達到一定高度時,這門學科就面對著它的終極目標:通過對基因的重新組合改變生物的性狀,直到創造新生物。

倫理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有一部電影名字叫《機器管家》。

影片中一名機器人在製造的時候程序出現問題,從而讓其有了人類的思維,他不僅可以獨立思考,還有人類的喜怒哀樂,最後更是拜科技進步所賜,全身都換上了人造器官,可以和正常人一樣喝酒吃飯,甚至還和人類談起了戀愛,收穫了一段美麗的愛情。

在這部電影里有一個情節令人印象深刻,這名機器人要求人類法庭承認他是人類中的一員,但是法官駁回了他的請求,理由是他身上所有的器官都是製造出來的,不符合人類倫理。這名機器人隨即反問法官:「您自己去年剛換了人造心臟,這個器官也是製造出來的,所以嚴格意義上講您也是被製造出來的。」

如果我們再延伸一下這個故事,如果這個機器人是被完全被基因編譯出來的呢?如果是我們以上帝之手創造一個新生命呢?這符合人類倫理嗎?

再次回過頭看一些事情:

最開始種植轉基因植物的時候也是在談倫理;

最早進行試管嬰兒的時候很多人仍然在談倫理;

最先開始克隆羊的時候還是很多人在談倫理;

最近發生在美國的器官移植事件談倫理;

…………

倫理到底是人類懼怕改變、懼怕未知的人的落後觀念?

還是人類在走向自我毀滅時最後的一點理性?

當科學遇上倫理,我們到底該如何應對?

僅僅的支持或者反對,可能並沒有那麼容易。

人代上帝之職設計完美人類,你準備好迎接這個時代了嗎?

上帝是個基因編譯「工程師」

《天使時代》非常形象的描述一個科學家利用「基因」重新編譯人民命運:

偉大的科學家直接操縱四種鹼基來對基因進行編輯,使其產生預期的生物體,就如同用  和  直接編程產生 WINDOWS XP  一樣不可想象。

他首先發明用於基因編輯的程式語言,接著創造了面向過程的基因高級程式語言,被稱為「生命 BASIC」;當面向對象的基因高級程式語言「伊甸園 ++」出現時,人類真的擁有了一雙上帝之手。

這時,人們驚奇地發現,創造生命實際上就是寫程式,上帝原來是個工程師。

……  

編輯基因和寫程式沒有什麼區別。

只是編輯基因比寫程式還有複雜得多,需要的運算力也會更多,例如僅編制一個視網膜感光細胞的基因軟體,其程式量與一個最新的視窗操作系統相當。所以完全憑借基因編輯創造新的生命還只能是病毒級別,科學家們傾向於從生物的自然基因中分離出各種功能模塊和函數,通過引用和組合這些模塊和函數來得到具有新的特徵的生物,對此,面向對象的基因編輯語言是一個強有力的工具。

這也是為什麼基因測序需要強大運算力的原因。

我們離成為自己的上帝並不遙遠,我們是可以對應開發出一套程式語言,那時候,每個人都可以 DIY  自己的基因密碼,人人可以成為完美天使。

而面對這樣一個時代,你該怎麼辦?

基因編輯目的或許,只為了求生存

自人類基因組測序完成以後,人們就知道飛速發展的分子生物學帶來的危機遲早會出現。

如果再進一步反思,如果有科學家為瞭解決民眾困苦,將普通人基因改造成吃草都可以生存的物種。面對這樣的倫理抉擇,你能理直氣壯的反對?

將地球上所有痛苦用電腦寫程式來解決,那這樣的工程師是天使還是魔鬼呢?我們是否侵犯了神的領地?

基因編輯技術的「上帝之手」,很多時候並不是想製造「完美人類」,而只是想為人類求取基本生存,這個時候不是我們可以當自己的上帝,而是必須當自己的上帝,這該怎麼辦?

本文轉自公眾號 量子學派——專注於自然科學領域(數理哲)的内容平台

(本文經原作者 量子學派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我们可以当自己的上帝吗? 〉,首圖來源:Pxhere, CC Licensed。)

量子學派的深度分析文

【世上最簡單的公式】歷代數學家們怎麼解釋:為什麼 1 加 1 等於 2?

連續 18 年每年都拿諾貝爾獎,造就日本科技高峰的「菊刀文化」是什麼?

賭博=莊家必贏!用國中數學解析賭博方程式,結論只有「賭徒勝率為 0%」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